番外收游龙生以及之后

小说:穿越成蓝蝎子作者:雏微更新时间:2019-01-18 16:24字数:344619

眼皮内渐渐透入了光,耳边传来了叽叽喳喳的声音。

游龙生恍惚了一会,醒了。

有人嘟囔道:“哥哥就只心疼他,不看我一眼儿。”

接着是蓝苗的声音,嗔道:“小混蛋,等我叫你叔叔来,也打断你一条腿儿,就有很多人心疼你了,试一试?”

那人立即焉了下去,却还在嘀咕些白受罪了不关心他不给糖吃的事,咕叽着,声音却突然没了。

过了好一会儿,蓝苗才道:“够不够?甜不甜?”

吕迪立即道:“甜,不够。”

蓝苗笑骂了几声小色鬼、小无赖,才低声道:“他的情况,你难道看不见?他的右肩骨碎成了数十片,用了你叔父最好的药,最细致的手法,也不过能勉强拼合。”

他犹豫了会,又道:“而且他右臂的经脉尽断,日后能拿起碗筷已是很好,想再用剑,恐怕……”

吕迪没有说话,同是武林中人,他自然明白右手废了代表什么。

过了会儿,蓝苗忽然道:“他要醒了,你先出去吧。你不是想去见那群狐朋狗友么,我回头对你叔父打个招呼。”

吕迪小小地欢呼一声,便出门去了。

游龙生并不愿睁开眼睛。

但蓝苗看他的呼吸,便看出他已经醒了。

游龙生装了一会,便装不下去。只得睁眼,却不看蓝苗。

蓝苗轻轻抚了抚他的鬓发,微笑道:“你醒了!肩膀还疼不疼?胸口还闷不闷?有没有哪里难受?你躺了两天,饿了吧,是现在吃饭,还是等会儿再吃?”

游龙生沉默了一会,咬着牙,摇了摇头。

蓝苗沉吟着,又微微一笑,道:“即使不饿,也得喝口水。这里有长白产的百花蜜,我调了蜜水儿,咱们喝上几口,乖。”

他正要起身去调蜜,游龙生却突然道:“我的手臂怎样了?”

蓝苗神色如常,摸了摸他的伤处,道:“很疼么?放心罢,不是什么大伤。我请了最好的大夫,吕凤先又有最好的伤药。你好好休息一、二个月,就能恢复如初了。”

被子里,游龙生的拳头紧紧地握起。

但他却惊恐地发现,他的右手竟然没法握拳,纵使他用再大力,五根手指都只能可怜地蜷起。他试图做出他重复过千百次的握剑姿势,却发现原来轻而易举的事情,如今却难如登天。

他全身都不受控制地颤抖。

蓝苗正想说话,就见泪珠大颗大颗地从少年的眼角溢了出来。

屋中寂静,只剩下游龙生的抽泣声。

半晌,蓝苗伸出手,在被子上轻轻拍了拍,道:“也未必治不好,你放心,但凡有一丝希望,我都不会放弃。”

游龙生没有回答,他已经哭得抽搐了起来。

他平时虽然看着很成熟、很老练,被上官金虹赋予重任,但毕竟只有十九岁。

右手被废这种事,无论哪个高手摊上,都要失魂落魄,何况是一个一心上进的小少年呢。

蓝苗缓缓地坐了下来,等游龙生终于停止了哭声,便俯□去抱住了他。

游龙生是为了他才受伤的,蓝苗已准备为此承担责任。

这个少年从前见到他,明明怀着些不可说的情愫,总是装得霸道凶蛮。这伤将他坚硬的蚌壳打破,露出里面脆弱的嫩肉来。

这种充满了同情的拥抱,他本来会推开。但现在他实在是太孤单、太脆弱,他最熟悉的人只有蓝苗,只有蓝苗在他身边。

他禁不住紧紧拉住了对方的衣角,又啜泣起来。

他的白皙的脸通红,小鹿般的眼睛溢满了泪水。

蓝苗忍不住亲了亲他的嘴唇。

游龙生呆滞着,没有反应过来。

蓝苗叹了口气,又亲了亲,道:“小呆瓜。”

游龙生的心脏激烈地跳动着,脸都要溢出血了。

从前,他做梦都想这样……这样。所以他拼命地练剑,拼命地向上爬,拼命地磨练自己。他心中暗暗希望,有一天能变得配得上蓝苗,能让对方不再戏谑自己,而是将自己当成一个优秀的男人来看待。

这种充满了柔情与爱怜的亲吻,是他从来没想到过的。他以为至少需要五年到十年,他才能得到这样的待遇。

他陡然陷入了哆哆嗦嗦地迷醉当中。

蓝苗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摩挲着他的嘴唇,用异常温柔的口气道:“你别走了,和我住一块儿,好不好?我会做饭,你想吃什么和我说,一定符合你的口味。咱俩过个安生小日子,嗯?”

游龙生呆住了。

如果说他梦见过蓝苗亲他,这种男耕女织的幸福生活,他简直梦都没梦见过。

他知道这绝不可能。

蓝苗不可能做个主妇,也不可能只有一个男人。有吕凤先郭嵩阳伊哭跟在屁股后头,为什么要来讨好一个身无长处的小少年?除非脑子被门夹了。

蓝苗闭上眼睛,加深了这个亲吻。

游龙生的嘴唇哆嗦着,整个人也哆嗦着。

他突然推开了蓝苗!

他这一把,豁出了全身力气,蓝苗被他推得摔倒在床下。

游龙生的眼睛通亮通亮,像半夜里的小狼。他憋足了气,冲蓝苗叫道:“你……你可怜我,你只不过是可怜我!”

他从床上跳了下来,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蓝苗从地上爬起来,来不及拍灰,也连忙追了出去。但游龙生豁出了性命般跑,眨眼就跃出了院子,消失了身影。

暮色渐渐消退后,夜色又悄悄降临。

整条街的店铺都已放了门板,只有一间小酒肆,还亮着灯烛。

一个少年,坐在方桌旁,桌上已有了几个空酒坛。

这少年肤色白皙,眉目俊秀,穿着件刺绣锦衣,就像个富贵人家的小少爷。别人看了,都觉奇怪,他怎会到这里来喝酒。那织锦的衣袖在桌沿擦过后,便沾了一道油泥。

厨后又走出个人,髻上抹着刨花油,散发出一股股浓烈的香气,正是酒肆的老板娘。

她道:“二更钟已敲过,小店要打烊了。客倌若还想喝酒,不如住在客房,可好?”

原来这小酒肆,前堂摆着酒桌,后院还隔出了几间客房,好赚些醉鬼的房钱。

游龙生呆呆地望着桌面,好似没听见她的话。又喝了一口酒。

喝酒的是客,就算是个傻子,老板娘也得接待着。

她又问了一遍。

游龙生道:“我不喝酒。”

他一面说不喝,一面还在往嘴里倒。

好在老板娘见识广博,啥样的醉鬼都见过。她应着好,手已扶上了对方的肩膀。

游龙生一阵颤栗,突然抓住了老板娘的手。

他望着对方的脸,觉得她居然有些像蓝苗。

他道:“我要和你睡觉。”

灯光朦胧,游龙生的眼神更朦胧。

昏黄的光线下,老板娘好似忽然变得更美,更年轻,更像蓝苗。

游龙生说完那句话后,她就将他带来了客房。好像他刚才提的要求,只是再平常再普通不过的一个要求。

见游龙生的右手不方便,她甚至还体贴地替他解开了衣服。

游龙生吻着她的唇,她的唇上不仅没有油腻酒气,还有着淡淡的香气。

这香气和蓝苗身上的居然也很像。

游龙生的动作开始很凶猛,然后渐渐慢下,发呆。

不能使用右臂,他已和一个废人没有区别。

荆无命的左手剑比右手剑更快,这已不是个秘密。

但荆无命花了多少时间去练左手剑?

他从现在开始练左手,要花多久才能恢复到从前的水平?

他的武功、梦想、目标、信仰……他的大山已崩塌。

他望着蓝苗的背影,一天一天地努力吃苦,企望有一天能追上他们——他能追上。他这样坚信着。

他曾经坚信着……

泪水又从他的眼中滑落。

他抱着老板娘,大声哭泣。他也许不过是希望有一个放声哭泣的地方。

“老板娘”叹了口气,抚摸着他的头发,道:“平素看你凶狠巴拉,想不到这般爱哭,以后可怎么是好?”

他咬着嘴唇,似乎决定了什么,道:“别哭啦。”

游龙生哭得气都喘不过来。

他笑道:“若我告诉你,你的手不仅能完好如初,比之前还好使些,你还哭不哭?”

游龙生打着嗝儿,愣住了。

他道:“你……你说真的?”

蓝苗柔声道:“当然,我还会骗你么?”

游龙生道:“你……你说谎,我已经看过最好的大夫,也用了最好的药,这种伤没法治,你又怎么治?”

蓝苗道:“我带你去另一个地方,那里的大夫本事高很多,开瓢了都能治,你这点小伤算什么?”

游龙生张着嘴,已经听呆了。

酒精已经麻痹了他的理智,如果他清醒着,一定会刨根问底。但此刻,他已全然相信。

蓝苗刮了刮他的鼻子,笑道:“男子汉,哇哇哭,害不害躁?”

游龙生的脸又整个通红起来。

他突然推倒了蓝苗。

他道:“我……我早就想……你……你……”

蓝苗笑道:“‘我早就想睡你了,你总是吊我胃口,今天终于落在我手里。’是这样么?”

游龙生的脸皮哪有这样厚?他本想说“我早就想打你了,你人品太坏,没一次不捉弄我”。偏生又被蓝苗抢白,脸皮憋成了个熟透的水蜜桃。

他索性低吼一声,一口咬在了蓝苗肩头上。

蜡烛越烧越短,温暖的黄光摇曳着。

蓝苗轻声呻|吟着,搂住了游龙生的脊背。他两条光裸的手臂露在灯下,宛如美玉所雕。

游龙生喘着气,他的唇在蓝苗身上游移。

蓝苗扭动着身体,终于按捺不住,拍了拍他的屁股,低笑道:“小呆子,你只会动嘴么?”

游龙生终于侵入了他梦寐以求的所在。

他还觉得在做梦。

自从他喝酒后,一直到现在,他都觉得如坠梦中。

但一切都这么真实,如果是梦,怎么每个细节都这样清楚?

他大力揉捏着蓝苗的肌肤,滑腻的触感在指尖久留不去。他狂暴地亲吻着蓝苗的嘴唇,对方的唇是那样柔软、馨香和热情。

他已将整个身躯都贴在了对方身上,却还觉得不满足。

一道闪电从游龙生脊椎中穿过,他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

这是一家平凡地不能再平凡的小酒肆。

大清早的,酒肆里却出现了三个不平凡的人。

一个人身量极高,穿着件青袍,大袖飘飘。他板着张脸,没甚表情,但那双鬼火般的眼睛,谁若半夜撞到,保管吓个半死。

另一个人身着黑衣,肩着柄乌黑的铁剑。他不仅高,肩膀也很宽,一进来,就将酒肆的光线挡了一半。

第三个人穿着白衣,长身玉立,摇着柄折扇,宛若位翩翩贵公子。他向老板娘一笑,老板娘的三魂六魄就飞了出去。

这三个人只需出现一个,就能吸引到全部的目光,何况是一齐出现三个。

但奇怪的是,他们虽然一起进店,彼此却一句话不说,好似全不认识对方,也没有相交的意思。

老板娘正在贴烧饼,第一炉烧饼上桌后,客房里就走出了个人。

这人穿着件蓝衣,衣服很紧,紧紧地裹在身上。他口角含笑,还在整理鬓发。

伊哭首先忍不住,用力咳了一声。

蓝苗见到他们,笑道:“哎呀,原来你们也知道这里的烧饼好吃。”

伊哭冷冷道:“我们不知道。”

蓝苗摸了摸鼻子,忽然道:“啊啊,我过几天要带游龙生去一处好地方治伤,你们要不要一起去玩一圈?”

伊哭疑道:“什么地方?”

蓝苗道:“一个有氰化物、奥运会、布加迪威龙的地方。”

伊哭:“什么是氰化物?”

郭嵩阳:“什么是奥运会?”

吕凤先:“什么是布加迪威龙?”

吕迪突然从吕凤先身后探出头,道:“我没听清,我有什么?”

蓝苗道:“你有游乐园。”

吕迪:“游乐园是什么?”

蓝苗笑道:“游乐园就是有直升飞机、潜水艇,可以开吉普在狮群中奔驰的地方。”

吕迪:“??”

蓝苗禁不住哈哈大笑,用力揉了揉他的头,道:“好罢,等你从游乐园出来时,我就给你买一身armai的衣服好了。”

他说完这话,望向那三人,笑道:“走吧,我做东!”

作者有话要说:番外!本来是想写大肉但不知为何越写越温馨而且居然搞笑了起来……最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qaq不管怎样还是一个愉快的结尾呢!6p的大家在现代也会玩得很开心的!

那么本书到这里就全部结束啦!谢谢大家一路的陪伴!希望大家看的开心!oo

目前在写大纲和准备存稿,不久雏大微会开新坑!还是最爱的古代原创,一个黑户如何闯破种种艰难险阻,让他的亲人和他的敌人都“就是料不到”的故事xdddd欢迎喜欢的姑娘继续一切萌哒!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