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小说 Www.HgXsw.CoM

小说:逆流而下作者:七夜茶更新时间:2018-12-15 23:12字数:633905

我一边抚摸

着浮萍的小蛮腰,一边探了探自己的跨下。幸好现在没有,否则搞不好也会被浮萍踩了。

而谢伟的几个打手虽然与崔癸等人打斗中占了一定的上风,但很快便因为超级援助的加

入而败下了阵来。

表姐笑嘻嘻的走了出来,一把手术刀便让与石菊对打那位痛死了过去。表姐接着向前走

,看似随意的一腿让小丁解脱了出来。

最后的那位光头不顾一切的冲上前来,可惜只与表姐过了一个照面,便被表姐的手术刀

划爆了双手的血管。

很快,大哥手下的一队特警立着了进来,给谢伟等人套上了头套,接着便拖着双腿拉离

了现场。

其余的人也马上被带离了现场,地上的血迹和垃圾也被特警们用特殊设备快速的清理着。

特警们有条不紊的走来走去,忙的不亦乐乎,而我却无聊的站在众人中间,举手刀一扬

,将奶油蛋糕上谢伟奶油人模的脑袋割了下来。

舌头一舔,吞入了口中。

“嗯!好难吃啊!……”我闭着眼睛,品了一会儿,扭头摆了一下手。

一个特警立刻赶了过来,撑开垃圾袋让我吐了进去。恭敬的打了一个敬礼,转身又忙去

了。

我抬着看了看另一个奶油雕像,一一是浮萍的人偶。

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刚想动手一一有人出现在我的身后,厉声说道”,你想把我的

头也砍掉吗?“”呃!……”我已经习惯了有人,有我的背后神出鬼没,也渐渐习惯了被别

人看出心里的想法。

“呃!……我,我只想尝尝味道而已。””嗯!真想尝吗?”浮萍充满诱惑的说道。

“是啊!“……我继续盯着那只大蛋糕,没注意浮萍的表情。

浮萍偷偷的一笑”,好。听我地话,就让你尝。““什么?……”

我转身看身看向浮萍,同时趁大家不注意挑逗了浮萍胸前的小樱桃两下。

浮萍的那里还真是敏感,两只小点立刻昂起了小头。

浮萍伸出遮挡住了要害,有些怨恨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也没什么?你看你刚才打斗

,衣服已经破了,不如现在便换一件吧!”

“嗯!好啊!不过这里有衣服可以换吗?“”当然!”浮萍邪邪一笑。转头向着神父大

喊道”,我朋友想换一下衣服,就换刚才的那件。可以吗?”

神父老头刚被特警嘱咐过了,这件事该如何向外界解释,并且告诉他如有请求可以找朱

雀解决。现在他正在远处看着我们,听到浮萍的话,便笑笑的点了点头。浮萍拖着我便急步

奔向了礼堂后的更衣室”,快来吧!让我亲自给你换。换一件我刚才试过漂亮衣服。”

“什么?我不要啊!”

“切!你还是不是男人啊?竟然这么别扭。来吧!来吧!我都不怕,你在乎什么啊?”

浮萍说着将我拖进了女子更衣室,里面赫然放着一件华丽地婚纱。

“如何这一个件更漂亮吧?”浮萍得意的问道。”嗯?“……我看了半天没有一件男式的服装,我有不祥预感。“嘿嘿!……你想地不

错。我就想看看你穿婚纱的样子,想必比我更漂亮吧!”

“休想!”我说着调着向外逃去。

可刚一打开更衣室门。发现表姐、洁月、石菊三个人正站在外面说说笑笑的。

我眨巴了几下眼,还没弄明白怎么会事,就又被她们雅了进来。”嗯!好,谢谢!”浮

萍邪邪的笑着”,各位姐妹,帮我一下忙啊!”

嗯?……浮萍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待我还未反应过来,四个女孩一下子靠了上来,而且这次她们完全发挥了人多势重的优

势,将我牢牢的按住。衣服被扒了一个精光。

太惨了!连让我大叫地权力都没有了。我如果叫出来,外面的人听到冲进来,怎么解释?

说我被几个女人给……呃!……我额头一排黑线垂了下来。一时失神,待再次回过神来。

发现自己竟然婚纱加身了。”哈哈!……”几个女人笑成一团,笑的最凶的便是同样身着婚纱地浮萍了。

我耷拉下眼皮看着她们”,你们想干什么?开够心了吗?我可以脱掉了吧!”

“不行!“……四个人一起说道。

“各位姐妹,你们先出去一下,我还有点事要和辉夜说。”

三个女人嬉嬉的笑了笑,便退了出来,并且反手将门关住了。

等到门一头紧,浮萍立刻显露出阴险地笑容。

我惊恐的向后退了几步,突然后背撞在了梳妆台上。而此次的浮萍刚好冲了上来,一把

抱紧我的小腰,将我扶上了梳妆台。

接着在大立镜的面前,浮萍将我的上身裸露了出来。这人丫头简直就如疯了一般,双手

搬起我的双脚架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使我的下身一时暴露无遗。

然后然后浮萍便在”嘶嘶“地低叫声中,开始**我的两条腿,从脚踝一直到大腿的根

部,白色的吊带袜的每一条丝线被被**了一遍,大腿的根部闪着液体莹莹的光芒。

浮萍调皮的笑着,猛的探出小舌头**起了我的敏锐部位。

“呀!……”我忍不住叫了起来。

还真是没想到,原来那里被舔会有如此强烈的感觉,简直像电流走过全身一样。

我的身体不由的一阵紧颤,犹如筋被抽掉一般的蹬直了双腿。银白出北宫跟鞋已经与修

长的腿线融于一线,一阵阵剧烈的刺激让我连番的痉挛。

浮萍嬉嬉和笑着,用闪亮的贝齿扯掉了我腿间最后的防线,将那湿滑的小舌头重重的侵

犯进我地敏感地带。

我在不断的坤吟中,也开始了微弱的反击。轻轻地扯开浮萍婚纱,将手指探入了那片芳

草地。“浮萍,不要这个样子,会被别人听到的。”我全力有些脱力,气喘嘘嘘的请求道。

而浮萍却没有停下,只有间隙嬉笑的说道:“不要乱动!小心弄湿了婚纱。到时候,你

恐怕只能光着小阳出去见大家了。””我不要啊!”

“不要?那就乖乖的跟我玩,让我开心就赏你一件透明蕾丝的。否则我就这个样子把你

抱出去。”

浮萍这丫头也真狠。那我就让她再兴奋一次吧!我将浮萍向近前抱了抱,舌头探进了她

地檀口中,双腿紧紧的盘住那不盈一握的纤腰。两块肥美的芳草地紧紧地贴合律动摩擦了起

来。

梳妆室里响起了两个婚纱女孩此起彼伏的呻吟声,一股桃红地春色荡漾在其中。

好一会儿,我们双人互相用爱的汁液洗礼了对方。然后便抱在一起,聊起了美好的未来。

门外传来表姐的敲门声,催促着我们去一下大礼堂。

“呵呵!各位客人恐怕已经到齐了。”浮萍笑着站起身来,一把拉住了我的手。

“什么?你们想让我这个样子见人。我不去……”我紧紧的抓着门扇。死也不松手。”这个样子有什么不好,穿着白色婚纱的美女多漂亮。”浮萍一边说着,一边去开门,

准备找帮手们来。

我突然惊讶的说道:”等一下。我的纱裙下面还没有穿……”

话没说完,表姐已经带领大家已经冲了进来。伸手抓着我地腕环轻轻的一捏,我的手腕

一忙,刚一松手。

她们便手搬头的搬头,抱腰的抱腰,扛腿的扛腿。如同一群蚂蚁搬着一只白色大米虫一

般的把我扛了出去。可怜的我什么动作也不敢作,只能死死的按住轻飘飘的纱裙。

石坚和老吴已经分别完成了各自的任务,早早的便等在了教堂中。

甚至金氏,余氏的当家人都来到了现场,他们是接到我胜利的消息后。

起来道谢的。

当大家看到两位身着白色婚纱的美女出现在礼堂中的时候,全都被那纯洁而又艳丽的光

芒眩晕了。

浮萍微微一笑,将我向前推了一把。”来,来,来!谁想与新娘拍照留念?与其中的一位拍,请给红包二千,而与两位一起

拍,则请出红包五千。”浮萍吆喝了起来。

本来以为这只是一个笑话,无人会认真反应,但大家却都踊跃的掏出了钱来。大家高兴

的与婚纱新娘合影留念,便如跟u仙呓小姐合影一般。但我却没有半点喜悦,因为凉嗖嗖的

下身,一直让我一种提心吊胆的感觉。而该死的浮萍明知道我在害怕,却时不时过来抱我做

出容易走*光的动作,甚至有几次我感觉已经被别人看到纱裙之下的隐秘。尾声一所小别墅内

,一个平凡的傍晚。明天便是礼拜天了,所以大家都显的很悠闲。

一位身着男式睡衣的美丽女子坐在餐桌旁,关注着今天的报纸。桌上是一杯咖啡,还有

一盒剩下三分之一的砂糖。

“妈妈,姐姐她欺负我。”一个脸蛋十分美丽的小女孩跑了出来,拉扯着女子的裤腿叫

嚷道。

报纸慢慢的落下,露出了辉夜清丽的脸蛋。岁月无情的众世,但她那张美丽的面孔却根

本没有什么变化。

辉夜长叹了一口气,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我不是说了吗?没人的时候,要叫我爸爸,

知道吗?是爸爸啊!““还有,还有要叫我哥哥。”另一个漂亮的小孩跑了出来。与前一位

出来的孩子一样的美丽可爱,但却自称自己是哥哥。”妈妈,她又欺负我。”妹妹拉扯着辉夜的裤角说道。

“妈妈,是她不好。她先来欺负我的。”哥哥也拉扯了起来。

辉夜继续翻白眼,她显然对管理小孩子很不拿手。

正在此时,身罩一件白色围裙地浮萍端着一盘果蔬走了进来。“吵死了!再吵,看我怎

么收拾你们?”

三个人马上闭嘴,各自好好的端坐在圆桌旁。

浮萍摇了摇头,指着辉夜说道”,你是怎么当妻子的?饭也不做,孩子也看管不好。”

“呃!……亲爱的。好像我是丈夫啊!“辉夜低声说道。”住口!我说什么你就好好的听着,不准狡辩。””是!老婆大人。”

“妈妈,为什么我和妹妹长的那么像?”其中的一个小孩子问浮萍道。”这个嘛!是因为我们家族的基因了。你们是一对双胞胎。”浮萍微笑地解释道。”那妈妈,为什么我们有两个妈妈?”小孩子又指着辉夜问道。

辉夜不耐烦的都呐道:“我说了我是爸爸,你们两个人可都是我的血脉。””不对,不对!你明明就是女人嘛,连送报纸地叔叔都说你漂亮,比妈妈还动人。”

浮萍将小嘴角一咬。瞪了小孩子们一眼”,都给你回房去,做完作业再出来玩。”

两个不孩子惧怕妈妈的神威,灰溜溜的逃进了自己的卧房。”小孩子还真是有趣啊!”辉夜笑了起来。但却被浮萍的眼神瞪住了。”别人说你比我漂亮,你是不是很得意啊?”浮萍逼问道。

“那有啊?我痛苦的不得了。”

辉夜说着话拉过浮萍地手。让妻子坐在自己的腿上。虽然那双腿十分的纤细秀场台;但

却依然充满了力量。

“你想干什么啊?”浮萍看着辉夜的奇怪表情问道。

而辉夜则什么也没说,只将浮萍在腿上抱地更紧一些。突然一根坚硬火热的东西抵触到

了浮萍地敏感部位,让大腿上的浮萍一阵娇颤。”难道你又变回男身了?”

辉夜轻笑着点了点头,慢慢的摩擦起来。

浮萍轻轻的一声呻吟,有些报怨的看着丈夫”,真讨厌!变来变去,没完没了。上次变

的时候,是在半年前了吧?”

“那有那么长时间啊!只有二三个月而已。你是被它想疯了吧?”

辉夜伸手进妻子的衣内,轻轻的挑动着胸上的小樱桃说道。”讨厌!什么时候变回来地?””今天在公司的时候,当时洁月正在给我整理资料呢!”

浮萍眨了眨眼,抱着辉夜问道:”那你看着漂亮可爱的小秘书在身边,是不是立刻便推

侧在办公桌上发泄了一番啊?“”我哪敢啊!这不是一直忍着回家来找你嘛。”

辉夜说着站起身来,并将浮萍放平在圆桌之上。”讨厌!你要做什么啊?还是赶快回卧室吧!被孩子们看到就不好了。””怕什么?被他们看到就不会怀疑我是爸爸了,而且这让我想起了我们第一次做的时候

,你那时还穿着婚纱呢!”

辉夜说话着,将妻子的围裙提了起来。”讨厌,讨厌,讨厌!……”浮萍的小脸顿时红了起来,粉拳轻轻的捶打着辉夜,但马

上便变成了有气无力的呻吟声。

大圆桌摩擦着地板发出”吱吱”的响着,一道晶莹的液体顺着桌腿慢慢的流了下来。浮

萍的呀呀呻吟,应着辉夜的呼呼气喘,使整个客厅都充满了春天的气息。

突然浮萍想到了什么,有些惋惜的说道:”说起来洁月好可怜啊!

一直在公司里追随着我们。”

辉夜点了点头,也有些感到谦意。”是啊!我已经给她介绍过许多有钱有势的商政人士

了,对方也被都她的美丽和贤淑所打动,但她就是不答应,非要留在我的身边。”

“那样的话,你便应该补偿一下人家了。””补偿,你要我怎么补啊?”

辉夜用力的一挺动,浮萍整个身体在呻吟中前移了一段,恰好停在了外门对讲机旁。

忽然,对讲机响了起来。

洁月清丽的声音轻轻的说道:”总裁,您要的资料,我已经准备好了。”

辉夜微微一愣,而浮萍却轻轻的笑了起来。”洁月,今晚你有事情吗?””是浮萍啊!我没有安排。”洁月在门外回答道。”那好!你带着资料进来吧!今天大家一起吃晚餐,让你吃一顿别致的晚餐。”

浮萍说笑着,轻轻一按开关,别墅的外门打开了。

辉夜焦急的想撤身回避,但却被洁月的如蛇般的光滑双腿紧紧缠住了腰肢。”你不是要补偿人家嘛!现在你补偿的机会来了。”

洁月推开客厅的门,急步走了进来,但突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呀!……”一声压低声音的尖叫,文件随之如雪花般的飘落。

而一只纤细的手却握住了洁月的手,将她轻轻的拉到了近前。浮萍轻轻的扳倒洁月,两

个女人在餐桌上甜蜜的拥吻了一会儿,接着看向了一旁的辉夜。”辉夜,还站着干什么?快

来啊!今天我大度的很,让你先痛爱一下洁月吧。”浮萍说道。”呃!……这个,这个,这个……””你支支吾吾什么啊?””这个,其实刚才洁月进门时,我一时激动了起来。身体,身体,身体……”

浮萍低头看向丈夫的下身,猛然间发现已经变成了少女的样子。“真是没用啊!这种事

情都不会把握。“”我当然想把握,可是我无法完全控制啊!”

“算了,算了!反正我已经同意了,以后这种机会多的是。”浮萍站起身来,转身坐在

对面的沙发上,拉过洁月一边抚摸着,一边招呼辉夜。“辉夜,你也过来。今晚你们两人要

好好的侍奉一下我这位成*人之美的女王啊!”

辉夜木然的点了点头,但突然间闻到了一股清香的气味满布客厅,知道浮萍已经动情上

,赶紧笑嬉嬉的扑了上去。

但浮萍却又拦住了她,指了指餐桌上的一盘果蔬说道:”去挑一根黄瓜,要粗长一点的。”

浮萍用双手做了一个夸张的姿势,告诉辉夜黄瓜要有瓶底粗。”咦,咦,咦!……你想干什么?我和洁月都不太喜欢那种暴力的方式。“辉夜惊恐的

说道,下意识将两条修长的美腿夹紧成麻花状。

浮萍将美目一瞪,挥起粉拳轻捶了一下辉夜。

“想什么呢?满脑子不健康思想,我是想做黄瓜面膜,保养一下皮肤。””咖“”,(全文完)邪恶结束了!

终于结束了,我自己都快受不了了。一一邪恶,还真不是简单活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