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金油

小说:紫碟王作者:内裤在哪里更新时间:2018-12-15 23:13字数:181432

美人鱼是海洋中极为奇特的一族,她们的身体以腰为界,上半身为女孩的模样,下半shen是鱼的样子,美人鱼非常善良,并且很美丽,她们体内的油脂更是无价之宝,放在油灯里一滴可燃一万年,是制作长明灯的上好材料,帝王、贵族以及富豪死后都会修建庞大的陵墓,墓内金碧辉煌,水银作河,金银珠宝、亭台楼阁应有尽有,丝毫不咨于世间活人的住所,为了使灵魂在十多米深的地下也享有光明,长明灯便成了大户陵墓的必备冥器。 美人鱼油又称金油,一滴可燃万年,一般的油灯可装一千多滴,如此一来,一盏灯便可燃烧一千万年之久,真可谓是长明灯了,一座中等大小的陵墓,往往会点上三十多盏长明灯。

富贵人家并不是经常死人,所以这金油的需求量也不是很大,但是问题的结症在于:美人鱼身上的油并不是天生就可以点灯的,必须经过重重提练才能得到精纯油,这提炼的精度和油灯燃烧的时间是成正比的,至精至纯的金油,一个成年的美人鱼才能提练出一滴来,一盏灯可盛一千滴油,这就意味着一千个美人鱼性命的终结,一座陵墓安置三十盏灯,等同于三万个美人鱼为其殉葬。这是一个极其可怕的数字。

金油是如此的珍贵,所以每个人都想得到它,美人鱼在秘踪众生的滥捕滥杀下已经濒临灭绝的边缘,她们的藏身之所隐秘之极,人们已经很多年没有在大海里看到过她们结伴而游的俏影了,现在市面上所有的金油都是库存之货,并且存量极少,有价无市,贵族名流即使拥有一滴,其面子也会明显地大过旁人很多。

可以想像,当紫碟王和冰月看到面前的这位姑娘是美人鱼时,他们是多么的震惊!

美人鱼的寿命平均达一千年之久,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女孩,其实已经一百五十多岁了,这在美人鱼界其实也就相于人间的十五六岁,同样都是很幼小的年龄。美人鱼没有尖牙利爪,没有坚固的外壳,游泳的速度也不是很快,和鲨鱼相反,她们天生就处于弱势地位,再加上秘踪多少年来的捕杀,美人鱼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恐惧,对任何外族人都抱有着高度的警惕。为了防止无知的晚辈出于好奇去接触外人,年长的美人鱼都会警告她们说:外面的人都想吃掉我们!这个告诫对于小孩子们是极具威慑的。

女孩回想着大白鲨追捕自己时张开的那个血盆大口,犹自瑟瑟发抖,心有余悸,对于前辈们的告诫更是深信不疑了。她呆呆地看着紫碟王和冰月,发现二人都长着两条开叉的腿,不是自己的族人,便以为他们也想吃掉自己,于是害怕之极,长长的鱼尾不住在地上扭曲,慢慢地摆到了墙角。

紫碟王不知道美人鱼是怎么看待外面这个世界的,他看着女孩惶恐的样子,又低头瞧了瞧身上的一身血迹,心想自己的打扮如此吓人,也难怪人家害怕了,他呵呵地笑了一声,向女孩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只是瞪着珍珠一般明亮的眼睛,什么也没说。

紫碟王冲她坏坏一笑,突然厉声喝道:“你叫什么名字?再不说我就吃了你!”

被他凶神恶煞般的这么一吓,女孩哇地一声便哭了,不过却是老老实实地哽咽着回答道:“我……我叫随玉,我叫随玉,你不要吃我,我不好吃的。”

紫碟王朝冰月挤了挤眼,显然是很得意于自己的手段,冰月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啐骂道:“你个死人!吓人家小姑娘做什么?吓出毛病来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她朝随玉走去,温和地说道:“你放心吧,我们不会吃掉你的,你看,吃掉你的这头鲨鱼已经被我打死了,你还还有什么好怕的?”

紫碟王一愣,在后面急道:“哎!,小妹,你有没有搞错?这鲨鱼好像不是你……”

“什么不是!”冰月转过身来,莲步快移,迅速回到紫碟王身边,拉起他的耳朵,低声道:“你救了人家一次就觉得很了不起是吧?你想借这个救命之恩对人家小女孩提出那种非分要求的是吧?我告诉你,只要我在这里,你想都别想,想都别想!”说完又狠狠地拽了下他的耳朵,忿忿地哼了一声。

紫碟王无奈地叹了口气,嘴巴朝着随玉的鱼尾下身奴了奴,很委屈地说道:“她根本就没有……没有那个……我能有什么非分之想?你这醋也吃的太没道理了吧?”

冰月一眼望回去,下意识地看向了随玉那粉嫩柔软的嘴唇,她的眼角浮起一丝冷笑,向紫碟王说道:“昨天晚上我是怎么服侍你的?嗯?我能做的到,这个女孩就做不到吗?我告诉你,你要是敢碰她一下,我跟你没完!”

听了冰月的话,紫碟王怔了一怔,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禁不住悲呼道:“天呐!咱们两个到底是谁居心不良?虽然用嘴也可以,可是我根本就没有想到那里去,你怎么可以凭空污我清白?”

冰月松开紫碟王的耳朵,斜眼瞄着他,哼声道:“刚才你是没想到那里去,现在已经想到了吧?我还不知道你啊!”

紫碟王晕倒:“这……这也是我的错?分明是你在故意挑逗我。”

冰月不再理他,转而走向随玉,和颜悦色地说道:“随玉,你不要害怕,我们刚刚吃过饭,不会吃你,也不会把你提练成金油,不过你一定要小心这个男人。”冰月指了指紫碟王,满面警戒地说道:“他可不是个好东西,一定要随时随地和他保持三米以上的距离,否则你就危险了。那,你静下来好好想一想,你是怎么到鲨鱼肚子里去的?你家人呢?”

随玉见这位姐姐说话好听,很关心自己,脸蛋长的也很漂亮,又是“救了自己性命的人”,她显然不是前辈们说的那种会吃掉自己的人,于是警惕性去掉了大半,细声说道:“姐姐,谢谢你救了我,今天我们家族大迁徙,我游的比较慢,落在了后面,我长这么大还出来没有出过家门呢,今天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发现外面的世界实在是太好玩了,到处都是漂亮的珊瑚和模样稀奇的怪鱼,我看着看着就入了迷,没有跟着大家走,一个人在后面独自游玩了起来,后来有一群很大很大的怪物游了过来,它们的头特别大,嘴也特别大,它们很用力地吸着海水,好多鱼虾被它吞进了肚子里。”

紫碟王偷偷摸摸地走了过来,听随玉说到这里,便问道:“那些怪物是不是都没有牙齿?”

随玉听到紫碟王和自己说话,不敢说话,回想一下当时的情形,那些怪物的大嘴里的确没有牙齿,只有两排长长的须,于是随玉胆怯地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紫碟王的话。

紫碟王见随玉如此害怕自己,而冰月又在一这得意地笑着,他瞥了瞥嘴,无精打采地说道:“它们哪里是什么怪物?应该是蓝鲸了,蓝鲸是很大的,刚生下来便有一头大象那么重,成年以后,婴儿可以怕过它们的动脉血管。”

“这还不算怪物啊?”随玉惊讶地说道,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庞大的生物,当然不知道它的名字了。随玉不敢和紫碟王说话,自己反问了他一句话,却生怕他回答,于是急忙接着向冰月说道:“我被那些怪物吓死了,于是我拼命地游啊游,游啊游,好不容易游出了它们的包围圈,可是没想到刚一露出海面,却被这只鲨鱼吞进了肚子里,要不是姐姐你来的及时,再耽搁一会儿,只怕我已经被消化了。”说着,随玉的泪水断了线似的掉落下来,还是一副很后怕的样子。

紫碟王回头看了大白鲨一眼,心想若是自己被它吞入腹中,怕是也不会舒服到哪儿去,他心念一闪,突然想到了随玉刚才说的美人鱼家族迁徙,但问道:“你们住的地方不是很隐秘吗?干嘛要搬家呢?是不是被人发现了?”

随玉怕怕地看了紫碟王一眼,没有说话。冰月微微一笑,说道:“这个大坏蛋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有我在这里,他不敢拿你怎么样。”

随玉犹豫了一下,咬了咬嘴唇,双手拉住了冰月,感觉自己足够安全了,这才谨慎地说道:“听前辈们说,我们的种族已经好几百多年没有搬过家了,这次是因为海底快要发生大地震了,而我们所在的地方正是地震中心,如果不迁徙的话,我们所有人都会滚烫的海水烧死的。”

“海底大地震?”紫碟王和冰月都吃了一惊,相互看了一眼,他们知道,当海底发生地震时,海水从海底海面上,然后像石头投入池塘形成的波纹一样荡开,这就是海啸,海啸在开阔和海面上传播时,海浪的波动幅度并不大,一般不具有杀伤力,可是当它逼近海岸时,波浪猛地抬升,这样就会形成巨大的破坏力,能逼得隐居多年的美人鱼大规模迁徙的地震,想来不会太小了,地震的等级越高,海啸也就相应的越大。此地处在太平洋中部,即使发生再大规模的海啸,经过几千公里的长途跋涉,海浪的威力会消减很多,居住在太平洋沿岸的人类所受的影响不会很大,可是散布在大洋各地的小岛就要遭殃了,而八十万月军此时就驻扎在距此两百多公里外的一片群岛上,如果海啸发生而幻远君又没有及时察觉,那么八十万月人的性命就会在一瞬间被数十米高的海浪淹没,就像三十亿年前白贺策划的洪水大捷那样,月人也将受到水葬?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因果报应?

这种后果想一想也是很严重的,可是,单凭随玉这个小姑娘的一口之词就能确定地震要发生吗?虽然她的眼睛清澈明亮,不是撒谎的模样,但是紫碟王心里还是有点怀疑,只怕她是受人所欺,他直直地盯着随玉,希望能看出些更深层次的内容。

而紫碟王这种深遂的目光,落在随玉眼里,就是想要吃她的眼神。在冰月看来,却是色狼的专业神态。因此二女都充满敌意地回视着紫碟王,机舱内一时安静了下来,只有不远处的那些被捕捞上来的小鱼儿在地上扑腾扑腾乱跳的声音。

随玉听到鱼儿们的声响,不由的望过去一眼,脸色突然大变,伸出长长手指指着那边,慌张地向冰月说道:“姐姐你看,那是带鱼啊!带鱼是深海鱼,一般都住在两千米以下的水里,它们是轻易不会到海面上来的,除非是即将发生地震了,啊呀!我以为地震还要好几天才会发生,没想到会这么快,姐姐你快离开这里吧,地震很危险的。”

带鱼?紫碟王猛然回头,的确,那堆鱼群里面果然有几条长长的带鱼,不过它们都已经死了,棕黑色的胃翻出扁平的嘴外,眼球突出在眼眶外,死相甚是凄惨,紫碟王记得清清楚楚,自己撒网捕鱼时并没有施加什么特别手段,鱼儿离水后不应该这么快就死去,更不会死的这么难看,况且,他撒的网也绝没有两千多米深,不可以触及到带鱼的生活水域,事实应该正如随玉所说:

地震真的要来了。

紫碟王知道,海啸前,深海鱼会游到海面上来,它们这是因为深海地震引起的水温骤升而逃命,深海鱼所处的生活环境,其水温终年在0至2度之间,地震来袭,温度的剧烈变化给了它们造成了巨大的打击,想要活命,它们必须得离开那片海域,然而即使它们逃到海面上,也是死路一条。

深海鱼一直承受着海水的巨大压力,水深每加深十米就会增加一个大气压,如果深海鱼从深海游到海面上,由于海水压力的骤然减小,它们的胃就会翻出到口外,眼球会突出来,体内部分小血管也会破裂,如此这般,不死才怪。

紫碟王看到了带鱼的死状后才确信真的要地震了,怎么办?赶去通知幻远君,自己无权无势,凭什么让他相信自己?就凭两条死带鱼?那只会使他把自己当作秘踪派去的间谍,弄不好便会以扰乱军心罪处治,虽然他抓不到自己,但是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做有何益?如果不去通知幻远君,那么当海啸倾天而下之时,八十万月军必将葬身鱼腹。

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

紫碟王抱着脑袋,呆呆地看着海面,苦思冥想应该怎么做。冰月见他一副怅然的模样,心中大奇,走过来问道:“老板,你怎么了?看到随玉,是不是……是不是想起了静千?”冰月心念一转,也随之愁肠起来,微微叹息道:“是啊,她们都是一样的年轻漂亮,你……”

“不是,你不要乱想了。”紫碟王站起来,背着手来回走了两步,不时地看向带鱼一眼,待走近了时,他突然发现一条带鱼吐出来的胃里似乎有个红色的东西,紫碟王心下起疑,蹲过去仔细查看,把食指伸进胃囊中掏了一下,竟然掏出个拇指大小的红色玻璃瓶来。

冰月在旁边看的清楚,奇道:“带鱼竟然边这种东西也吃,看来真的是饿坏了。”

紫碟王摇了摇头,没有说话,那瓶口是用红色的火漆封住的,上面印有一个凹陷下去的一个字母:C

“C?”紫碟王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它代表着处女的处字,虽然他明知这是不可能的,既然用火漆封口,上面还加盖了印章,可以想到这里面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紫碟王把刀尖放到火漆边上,想要撬开看看里面究竟放着什么宝贝,可是他转念一想,犹豫了一下,暗道:‘这里面不会是封印着什么远古魔王吧?如果是的话,会不会像传说中的那样,它能实现我三个愿望,如果……算了,别做黄粱美梦了。’紫碟王自嘲地笑了笑,觉得自己这种想法实在是太过于荒唐了,他手腕一用力,便把火漆撬了下来,然后使瓶口朝下,在掌心顿了几下,没有冒出青烟,也没有跑出来魔王,却倒出一个纸团来,紫碟王心下有些失望,不过却多了几分好奇。他展开纸团,看到纸面上呈阶梯状写着两排残缺不全的字符,它们零零碎碎,有些是偏旁部首,有些则只是简单的笔画,这些字符紫碟王以前没见过,可是他能猜得出来,这肯定不是非主流的火星文,而是密码。

深藏鱼腹,有火漆和封印,又用密码书写,而此处距月军的驻地又不太远,紫碟王猜测这或许是军队情报,而火漆上盖印的C,应该就是代表着陈广胜的陈字了。

冰月看着这张奇怪的纸条,面露惑色,疑道:“这写的是什么?”

“情报。”紫碟王简约地答道,他看过一本神秘学著作,上面列举了很多简单的手工加密文字方法,有错位、代替、涂蜡、隐形等等等等,其手段庞杂,令人眼花缭,其中有一种是这样的:把细长的纸条缠绕在圆柱上很多圈,在字条的接缝处写字,纸条展开后,接缝处的字迹就会随之散开,成为看似没有规律杂乱笔画。而眼前的这张纸条,无疑就是用的那种螺旋加密法了。

螺旋加密是比较简易的加密方法,外行很难窥出其中玄机,但在了解其原理的人看来,它是相当容易破解的,只需掌握纸条缠绕的密度和所绕圆柱的直径便可。

紫碟王想到了这些,得意一笑,向冰月说道:“小妹,帮我找根笔杆,或者其它圆柱形的东西来。”

冰月哼了一声,指着他的手说道:“你手里不是有一个小瓶子吗?那就是圆柱形的,怎么,看不见呐?”

紫碟王看了下手里的瓶子,怔了一怔,面露愧色,暗道:‘我这不是骑驴找驴吗?解密的钥匙和密码放在一起,这样不但方便解读,还暗和了一句狗屁名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紫碟王回首看了冰月一眼,点了点头,流露出赞许之色,然后把纸条轻轻地缠绕在瓶子上,略微调节了几次纸缝的距离,便看到了纸条上书写的密语:

秘踪内部纷争不断,三老按兵不动,十猎手急功近利,拟定午后偷袭。

“午后偷袭?”紫碟王嘿嘿一笑,把秘信又看了一遍,然后撕碎纸团,抛入了大海,转身看着冰月说道:“不管他们秘踪来多少兵马,又怎能挡得住滔天巨浪?”

冰月走上前一步,忧虑地看着紫碟王,说道:“这样一来,我们的军队又多了一个威胁,如果不及时通知他们离开太平洋,咱们月宫这一次远征肯定会失败的。”

“去他妈的失败!”紫碟王怒骂一声,脸色突然沉了下去,面朝大海吐了口口水,忿然道:“他们失败如何?胜利又如何?我他妈的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同情心了?你以为我是什么好人呐?”

冰月见紫碟王突然变的暴燥起来,微微一愣,小心地问道:“怎么了你?突然就发起了火,我说错了什么吗?”

紫碟王烦闷地哼了一声,气道:“奇怪啊!他们的死活管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怜悯他们?我为什么要去帮他们?就因为我们都是月人?可是月宫每天都有人死,难道我也要每个人都去救吗?我有那个本事吗?”

冰月怔怔地看着紫碟王,问道:“是因为我代他们向你求情,你才这么厌恶的吗?”

紫碟王扭头道:“管你屁事!”

冰月第一次听到他这样对自己说话,尤其是当着外人的面,她的眼圈红了,她想起了静千临走前那种失望的眼神,难道老板就真的是那么绝情吗?他从来就不顾及女孩子的感受吗?可是通过这几天的亲密接触,冰月觉得紫碟王并不是那种人,有时候,他甚至表现的很绅士,他总是把他大部分的体重承担在双膝上,而不是为了舒服全部压在自己身上。他从来没有完事后就倒头大睡,他筋疲力尽后仍然会把自己抱在怀里细致地抚mo,有时甚至会单凭双手就能使自己达到另一个高潮。

这样一个男人,应该是很有责任感的,为什么他会在某些时候让女人非常的伤心?很明显他是故意的,他为什么这样做?

紫碟王的职业是杀手,可不是医生或者救世主,想要他救人,一般都得满足两个条件:1.很高的价码。2.对方是漂亮的女孩子。拯救驻扎太平洋的八十万月军,这两个条件一条也没有满足,他为什么要去?

紫碟王发现自己自从认识静千以来,已经变得越来越温情了,他甚至一度萌生过带着静千归隐的想法,他有很多钱,无需为下半生的生计担忧,两人可以寻一个世外桃园,安安静静,与世无争,度过美好的一生。

可是这种念头就是一闪而过,紫碟王强力打压着自己的这种消极情绪。儿女情长,英雄志短,紫碟王从小就懂这个道理,不过却是第一次切身体会到它的哲理。和上次赶走静千一样,此时紫碟王的绝情,都是在按照一个杀手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紫碟王转身看向了随玉,面沉似水,说道:“你,还有没有什么话说?”

“啊?”随玉打了个激灵,两只雪白的手臂抱着酥滑的裸肩,听这人的话怎么好像是要自己交代临终遗言似的?随玉惧怕地向后退缩着,可是她是立在墙角,已经无处可退了,随玉用哀切的目光看向冰月,希望她能拉自己一把,她想说些求助的话,双唇却只是哆嗦不止,竟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美人鱼胆小如斯,也难怪总是受人欺负了。

冰月勉强打起精神,冲着随玉笑了笑,说道:“有姐姐在这里,你不用怕他,走吧,你现在可以回家了。”

随玉抱着身子,胆怯地看着地面,却是一动也不也动。冰月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随玉,你离开你的族人这么久了,她们应该已经走出很远了,你能找到你的爸爸妈妈吗?”

随玉抬起头,闪亮的大眼睛望着冰月,疑惑地问道:“什么是爸爸妈妈,我从来没有过啊,你有吗?”

这回轮到冰月疑惑了:“嗯?你从来没有听说过爸爸妈妈这个词?这可就奇怪了,难道你们都是孤儿吗?”她用寻问的眼神注视着紫碟王,心想他也许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紫碟王拉长了一张脸,毫无感情地向冰月说道:“美人鱼是非常奇怪的一个种族,她们全部是女子,没有一个男人,她们传宗接代是不需要男人的,美人鱼到一百八十岁的时候,也就是我们人类女孩十八岁的时候,都会自动怀孕,并且全部产下女婴,有一胎,最多二胎,小美人鱼出生后便可以自由活动,也能自己捕食小鱼小虾养活自己,而那些生出她们的美人鱼也一点也没有想当母亲的想法,不用哺育,不用喂奶,妈妈们产出小美人鱼后便把她们抛在脑后了,日后即使认出了某某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她们也没有一点母女之情,完全是形如陌路人,这倒不是冷酷无情,而是美人鱼界的社会风气就是如此,她们从来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所以美人鱼从来不知道世界上有爸爸妈妈这种称呼。她们统一尊称比自己年轮的美人鱼为前辈,这便是无性繁衍。

这是一种很枯燥的生育方式,美人鱼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性高潮,但是她们有丰满的胸部,这一点她们和你们是完全一样的,胸部都是敏感地带,美人鱼的世界里没有男人,所以,美人鱼全部是同性恋,她们彼此抚mo对方的胸,以此来寻求快感,由于大家的身体构造都一样,故而她们从来就没有产生过佩戴文胸遮羞的想法,你看,随玉即使站在我面前也不觉得裸露着胸部有什么不妥,因为她们都习惯了。”

冰月才知道世间竟然还有这样奇特的风俗,不由的啧啧称奇,她问随玉道:“你的族人应该走得很远了,你能找到她们吗?”

随玉刚才听紫碟王叽叽喳喳地扯了一大堆,很多内容她也没听懂,什么“同性恋”,什么“无性繁衍”,这些词语外界才有,在她们的世界里是不存在的。她听到冰月关心自己的问话,便回道:“姐姐你不用为我担心,我可以找到前辈们,她们身上的味道会留在沿途的水里,这种味道是我们族人特有的,外人闻也不出来,并且这种味道有很强的粘附力,它们可以长时间地停留在特定的地点,洋流冲也冲不走,我只要闻到一丁点儿,就能沿着味道追上前辈们了。”随玉俊俏的脸上掠过一丝忧色,说道:“姐姐你可要小心啊,海底地震很厉害的,它能在海面上激出很高很高的波浪出来,你快离开这里吧,太危险了。”

冰月点了点头,说道:“姐姐知道了,你快回去吧,你的朋友肯定担心死你了。”

随玉嗯了一声,舞动着鱼尾慢慢地摆了过来,同时万分谨慎地看着紫碟王,生怕他靠近自己。紫碟王看着好笑,伸手摸了把地上的鲨鱼血,在脸上胡乱涂抹了几下,嘿嘿地冷笑着,张牙舞爪地走了过来,这模样像是一个刚出屠宰场走出来的屠夫,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随玉害怕的尖声惊叫起来,双手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冰月忿忿地看着紫碟王,虚打了他一拳,然后用力把随玉推向机舱门口,地上水血混杂,本来就有些滑,美人鱼尾部又有很多油脂,所以在冰月的一推之下,随玉便直溜溜地滑了出去。紫碟王则跟在后面大叫道:“别跑!我要吃了你!让我吃了你——”

那带鱼腹中的封印小瓶确实是月军的秘密通信工具,这是陈广胜十年前就设下的伏笔,那书定密信之人乃是秘踪的一位高级官员,他很久以前就被陈广胜收买了,这么多年来,此公源源不断地向陈广胜透露着秘踪里的大小诸事,月宫发生了什么新闻,往往是官方消息还没有传到月老案头,陈广胜这边就已经抢先知道了,所以陈广胜总是显得那么神出鬼没,料敌先机。而那只带鱼,则是个训练有素的情报传送员,由于带鱼是深海鱼,所以当它把军情送到海面上时,会无可避免地死去,下一次的情报运输,将会由另外一只带鱼去做,这份工作于它们而言,其实就是死亡任务。

早早地就把间谍安插好,陈广胜的这种深谋远虑自然比幻远君的食客们那种临时抱佛脚强多了,陈广胜走后,情报的接受工作随之交给了幻远君,通过秘踪内线的多次的密报,幻远君已经知道众生为何坚守不出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