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梦以载道,罗氏长存

小说:阴阳谈判师作者:凫乙更新时间:2019-01-18 16:52字数:244531

我这次伤的的确挺重,不过最终谢绝了云文龙的好意,没有转院,毕竟我身上的伤,大半还得靠自己的恢复能力,靠养,跟哪儿躺着都一样,何况我这一身伤,本就不能剧烈运动,回去路上颠上一遭,没事我也得给颠个半死。

镇医院的条件肯定说不上好,我成天除了发呆,就是看看窗外落完叶的光溜溜树木。

除此之外,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思索要是真的加入那所谓的‘十九局’了,以后会怎么样,再就是每天想想笔记上所记录的术法,总结这次事情哪里才是失误最多的地方。

说来,我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将笔记所有的内容全部烂熟于心,我差的不过是经验,而养伤这些日子,我又重新捡起爷爷当初教我的养气术,每天闲来无事,就按照特定的规律呼吸,精心凝神,放空自我,心无杂念的沉浸入空灵纯净的世界。

一段时间下来,我不得不赞叹古人的智慧,这养气术,不光让我心神有了前所未有的宁静,而且医生也发现我的愈合能力,比常人强得多。

我知道这肯定是我体内那股神秘的‘炁’起了作用,每每我感觉到那股温暖而无形的‘炁’在体内游走,我身体的创伤,所承受的痛苦,便会无限的缩小,让我能轻松扛过不时出现的刺痛,胸口最近又疼又痒,虽然难忍,但我知道这是伤势开始快速愈合的象征,部队上训练那会儿,身上少不了伤,我对此很熟悉。

这神秘的‘炁’,乃是生命之源,能够延年益寿,恢复伤势自然是不在话下,养‘炁’更是养‘生’,我恢复力强,也就不显意外了。

大半个月后,云文龙又来探望我,只是这一次,他显得狼狈不堪,脸色更加阴沉了,我问他怎么了,是不是没得手?云文龙点点头,又摇摇头,说得手了,但妖尸没死,不过百年内它是不可能再作恶了,我们损失很巨大……

我吸了口气,国家机器出动,竟然还是有很大的损失,这经过千道百弯才形成的妖尸,竟然恐怖如斯,听云文龙的意思,他们没有抓到妖尸,只是让它也受了重创,大伤元气,很长时间是不敢露头了。

这次来,云文龙还给我带了相关文件,也就是加入国安部十九局的手续,我没有含糊,立即弄好一切,云文龙略显欣慰的走了,让我好好休养,他会抽时间过来看看的。

从云文龙身上,我看出些许不同,这个特殊的部门,显然不同于其他政府机构,存在的性质且不论,云文龙这种身居高位的人,至少不打官腔,身上带着股平易近人的感觉。

又休息了半个月,柳洁、胖子、赖皮张一起折回,接我回城。

我身体恢复了许多,至少从镇上到市里的路,不至于直接把我颠散架,我自行走动也不是问题了,刚回来不久的胖子,听了我的经历,啧啧称奇,说太不赶巧了,早知道就一起来凑热闹。

我翻翻白眼,这热闹可是得拿命凑得。

沿途经过靠山村,胖子开的很慢,怕把我颠散了,我正昏昏欲睡,赖皮张忽然惊呼一声,嚷嚷着快看快看,我没好气说,看鸟啊,老子睡觉呢,嚷嚷什么。

嘴上说着,我忍不住扭头看去,胖子也刹了车,定睛朝赖皮张指的方向一看,我们一车人全都愣住了。

一颗巨大的老树上,站着一道白衣飘飘的窈窕身影,如梦似幻。

“她才是……山鬼?”柳洁看的出神,低声问我,我说是,她才是山鬼,大山的守护神。

她依旧美的那么不真实,让人有股忍不住想要揭开她的面纱,看看她真容是什么样的冲动。

我们四人不由自主的走下车,与之对视,柳洁小声问我,她是来给我们送行,感谢我们赶走妖尸的吗?我说可能吧,妖尸的存在,打乱了大山里的秩序,她肯定是难以忍受的。

我们静静对视,赖皮张这厮,看的最是投入,眼珠子险些陷进去,忽然,谁也没防备之下,这混蛋竟扯着嗓子嚎道,仙女啊,把面纱取下来,让我们看看你的真容吧,能看到你的真容,这辈子就死而无憾了!

我一口血险些没吐出来,你他妈瞎嚷嚷什么!

而出乎意料的,山鬼听到赖皮张的话,竟真的将手伸向面纱,我不敢置信的瞪大眼,还真给看?

“尼玛!”

“卧槽!”

面纱真的解开了,被取下的一瞬间,我跟赖皮张异口同声骂出声,那是什么鬼!一张毛茸茸的大脸,像猴子,又像狒狒,五官俱全,咧着大嘴,仿佛随时都在朝人傻乐,这幅尊荣堪称傻的冒泡。

“丑…丑爆了……”赖皮张呆滞说。

那满脸毛的货,揭了面纱,呼啦一声撕掉衣服,露出衣服下毛茸茸,粗壮的身体,它似乎听到了赖皮张的嘀咕,忽然尖叫一声,跳下树,居高临下的捡着石头,朝我们砸来。

石头劲道十足,砸到身上,就青一片,我们在下方,反击不得,顿时被砸的抱头鼠窜,一股脑冲上车,胖子一脚油门,就冲了出去,头也不回的开向市区。

“那是什么?”柳洁神情古怪,似失望,似恼火,看来那家伙的尊荣也给了她不少打击,至少让她之前对美好事物的向往,一下打了个支离破碎。

山魈,是山魈……我有气无力的说,山魈涧,以前的人对某处地方如果没有什么故事,是不会乱起名的,我居然忽略了这一点,他姥姥的,没想到那地方,原来是这家伙的老窝。

我忽然明白了什么,感情是这山魈以前一直住在山魈涧,可后来妖尸占了那地方,山魈貌似打不过他,就逃掉了,它引我去山魈涧,八成是想找我助拳的,去靠山村之前,或许它就感觉到我的不寻常,所以玩了我一道,又警示我那里会有什么。

山魈是民间传说中的一种妖怪,这种家伙很喜欢捉弄人,不过性格很暴躁,惹急了肯定得发飙。

我现在感觉刘老头之前告诉我,他老爹一直到死,都没肯说出的被骗的那晚上遇到的事情是什么了……

回到市里,胖子要拉我去医院,我赶忙阻止,那鸟地方我一秒都不想呆,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在那种地方躺着,我总有种等死的感觉,似乎随时都会有人把我直接推进太平间。

我说还是回我小窝里窝着吧,这伤养养就好。

胖子也没坚持,直接把我送回出租屋,柳洁临走前,递给我一张银行卡,说里面有五万,我老实不客气的收下了,要说起来,咱这次可是玩了老命,警察叔叔不给点好处,实在过不去啊。

这会儿我是明白了,为什么当初爷爷每次出去,都能带回很多钱,原来都是这么赚的。

拿着银行卡,回到房里,刚关上门,我就看见死猫窝在沙发上,幽兰目光牢牢盯着我,我一愣,被它眼睛盯的有点发毛,问它怎么了,死猫微微眯上眼,扭过头没鸟我……

从李叔那租了套大些的房,我自然是不用跟一屋的妖怪和鬼住在同一间房里,旅途劳顿,我刚想闭着眼眯一会,快要睡着时,耳边忽然碰到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我一惊,睡意全无,睁眼一看,是黑魇,我没好气问它干嘛,刚不是不理我吗?

黑魇没有说话,蓝幽幽双眼盯着我,也不吭气,我被它看的发毛,忍不住讪笑说,上次走的急,没跟你说,是我的失误……

“你能独立处理这些事情了?”

黑魇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句,我愣了下,思索片刻,老实跟它说,算是吧,只要不是特别邪门,一般都能解决的了。

死猫沉默片刻,意味不明的长长一叹,说了声你睡吧,掉头就走了,说这话什么意思?我没反应过来,只是死猫的话,如有魔力般,我刚刚散去的睡意,又一次排山倒海席卷而来,我一惊,你大爷的,这是干毛?又想玩我?

我努力想要睁开眼,却无论如何也抵抗不住越来越强的睡意。

只能不断诅咒着死猫,沉沉睡去。

这一觉,无梦,睡的安心踏实,再度醒来,精神无比,我摸摸胸口,竟然一点伤痛都不剩了,仔细检查一下身体,别说断裂的肋骨了,我身上居然连点擦伤都没有。

我狐疑,怎么回事?伤筋断骨一百天,这事情谁都知道,怎么一觉睡醒,一点伤都不剩了?

妈的,难道在那死猫里的幻境里?!出门没打招呼,没留吃的,是我的错,不过我他妈都认错了啊,要不要这么玩我?!

我念叨着静心咒,愤愤不平,如今我可不是当初那个菜鸟了,静心咒念诵同时,会动用气做辅助,念诵出来,自然可心神空明,分辨出是否处于幻境,而我感觉到了气,静心咒也起了作用,一切却没有丝毫改变,还是一如既往。

我愣愣,不是幻境?

狐疑爬起来,仔细一看四周,我更加迷茫,我不在幻境,可也不再出租屋里,身上的伤不但消失不见,而且我此刻正身处镇上家里,我的房间内……

我抬头看天,刚刚天亮,我的迷惑并未持续过久,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嚎啕大哭,我一惊,是我老娘的声音,瞬间抛掉所有的念头,第一时间就冲出房,在门口,我脚步顿住,愣愣看向对面的房,那里,是我妈哭声传出的地方,也是……爷爷的房间。

“怎么回事……”我脑中一团浆糊,还是一步步慢慢走了过去,我的脚步从未如此迟疑,因为我心里已经有了隐隐预测。

推开房门,我爸跪在床边,肩膀颤抖着,压抑的哭,我妈跪在旁边,抹着眼泪,床上,躺着一个干瘦的老人,一动不动,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你爷走了……”我妈听到我的动静,拉过我,我如提线木偶般,仍由我妈拉着我走到床边,跪下。

爷爷并未失踪,而是真的驾鹤西去了,我木然随爸妈一起给爷爷办了身后事,令人惊奇的是,我们并未发出邀请,可停灵七天里,却有数不尽的人前来吊唁,除了十里八乡闻讯赶来的人,还有一些深居大山,赤脚行走数百里前来吊唁的人。

第三天,来了个我意想不到的人,进门就嚎哭不止,趴在我爷爷的棺木上,痛哭流涕。

“张发达……”我盯着他,赖皮张狐疑问我,你怎嘛知道我的名字?他一脸警惕,眼神戒备,似乎不认识我一般,我怔怔说,罗问天是我爷爷,是他告诉我你的……赖皮张抹抹眼泪,说你就是罗爷的孙子?我算是罗爷的记名弟子,如果有什么要帮忙的,直接开口便是……

我木然点头,心里却绝不平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反复确认自己是否被死猫拖入梦境,却每每发觉,不管我怎么努力,依旧察觉不到任何梦境的影子,这…真的是现实?

第六天,又来了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人——云文龙,他身后跟着七人一同吊唁,吊唁后,见到我,他微微一怔,随即眼中爆发出强烈的光芒,主动跟我打了招呼,虽然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寒暄,但最后他递给我一张名片,希望以后常联系。

我迟疑一下,问他是否认识我?他含笑说,算是吧,在我小时候,他曾请求罗爷帮助,见过我一次。

最后,他意有所指的说,听说我当过兵,又从小被罗爷带大,他是国家机构的人,最近单位比较缺人,希望能够多吸收像我这种有能力,又年轻的新血,如果找不到好工作,就随时联系他,待遇优厚,平时不会有很多事情……

我眯眼盯着他问,国安部十九局招人?云文龙明显一怔,抿嘴讪笑说,不来工作也可以,但是希望如果有困难,请你帮忙的时候,你可以出手相助,一定会给你丰厚的报酬。

停灵完毕,爷爷随之下葬,爸妈最近憔悴许多,我爸更是消瘦不少,虽然没有再哭,可熬出的黑眼圈,干裂的嘴唇,已经证明了他内心究竟有多痛苦。

返回家中,我心疼爸妈,包揽了家里清扫工作,给爷爷的床换洗被褥的时候,刚先开褥子,我不由愣住。

“梦以载道,罗氏长存……”

八个用血写出的字,让我良久没有回过神。

鬼能托梦、入梦,而传说中,一些得道高人,却能以血肉之躯,凭借虚无缥缈的精神力,入主他人梦中,传授道果,爷爷大半年前,病入膏盲,全身肌体、五脏六腑都出现严重衰落,一般这种病人,没有高精医疗手段维护,是根本不可能活那么久的,可我爷爷却创造了奇迹,他,在等我,在等我回来为我传道……

他并不是什么都没有教过我,而是从小让我开始修行养气术,之后又以神秘的不为寻常人所理解、学习的入梦传道方式,让我从实际中,学习道术,这种手段……

爷爷当初究竟修炼到了什么境界?我不明白,只知道,我学会的越多,越能发现爷爷的高深。

罗家血脉,唯有隔一代,才能继承这种能够深入察觉器物上附带情感的力量,我从爷爷的生辰八字,大致猜测出了,爷爷为什么没有传授父亲道术的原因。

胭脂盒、上古禁器、黑白无常、山魈、降头师、风水师,似乎从来都没有在我面前出现过,而爷爷已经用梦,让我了解了这些,他没有在我小时候,就教授我道术,想必是因为担心我学的太早,会思维固化,无法巧妙利用这些术法进行结合。

在家休息几日,我整理行李辞别父母,踏上行程,下车后,胖子赶来接我,在他身边,还跟着个面色森然,凶巴巴的美女,胖子愁眉苦脸跟我说,都怪我,让他揽下这破事,这段时间腿都快跑断了,也不知道这破事到底怎么处理,老刘那边尸检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我笑笑,跟他说,不用送我去出租屋了,现在去大学城,我保证,这件事,晚上就能解决……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