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节 暗蜂族族长(二)

小说:魔夜传说作者:墨衣更新时间:2019-01-18 17:02字数:144138

孟夜狂吼出声,只觉得体内的几道精元瞬时释放,竟全部通畅了许多。只是胸前的玉佩却愈的灼热,体内的一只股奇异的力量犹如惊醒的猛兽一般,狂乱的挣扎,仿佛要挣脱束缚的牢笼。他想要站起身,却踉跄的跌坐在地上,面上赤金青三色流转不停。

轰然落下的虫卵中伸出一只纤细的玉手,施施然搭在虎灵伸出的前爪上,蜷曲的身子渐渐伸展,一个姿态婀娜的美艳少妇渐渐从虫卵中站起身,轻纱长裙,腰肢款款,那绝美的容颜上却是挂着一丝苦笑。

“虎灵,我知道我杀不了你,可是我没想到,连这个小子我也杀不了。”女子旋即轻叹,“诡风,原谅姐姐,看来我是注定没办法为你报仇了。”

虎灵平静的看着她,淡淡道:“你的杀气迫使他将体内一盘散沙似的精元强行汇聚,竟然冲破了魔障玄关,看来人类在生死关头,强烈的求生**往往可以激出无限潜力……”

玄慕枫叹气道:“不过我左看右看,他也不过就是个愣头愣脑的傻小子,虎灵,看来你还真是选错人了呢。”

虎灵撇撇嘴,慵懒的大猫姿态再一次登场:“他可不是我选的,让我选,我也不会选他。”

孟夜待体内狂猛的真气渐渐平息后,终于缓缓的睁开眼,对着那一虎一人瞠目结舌:“她刚刚……我刚刚……到底……为什么……”

玄慕枫轻笑,娇嗔道:“傻小子,我来告诉你,刚刚我要杀你,结果弄巧成拙,反倒被你的真气将‘蚩蝼’虫卵震开,听懂了没?”

玄慕枫嗤嗤的笑着,语气轻松的好像就是在谈论着天气如何如何,反倒是孟夜越听越心惊,跳将起来,喊道:“你要杀我?你为什么要杀我!?”

玄慕枫似笑非笑的看了眼闭目假寐的虎灵,道:“因为虎灵杀了我的弟弟,我要报仇,打不过他,就只有杀了和他血脉相融的你啊,你死了,你以为虎灵还会存活在这世上吗?”

“你……”孟夜正气得跳脚,却突然从玄慕枫的话中抓到了某些重点,“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叫我死了,虎灵也不会在这世上存活?”

玄慕枫道:“虎灵被你封印在体内,自然与你血脉相融,浑然一体。你和它已然将生死连在一起,少了谁也不成。这倒是千古难遇的奇妙机遇,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小子,我真不知道你到底是幸运还是倒霉,从此每天都要和这臭老虎栓在一起了。”

孟夜似懂非懂,点点头喃喃道:“原来是这样……”

玄慕枫咯咯笑道:“不然你以为这只臭老虎爱上了你不成?”

虎灵听得不耐烦,低声道:“老妖婆,五百多岁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话多?那“蚩蝼蛊毒’怎么就没吸光了你的精元?”

玄慕枫眼波流转,巧笑嫣然:“臭老虎,你也是四千多岁的人了,怎么还是爱和我们这班小辈计较?”一人一虎,不,应该说是一蜂一虎,你来我往,完全看不出刚刚玄慕枫还曾差点下手杀了孟夜。

孟夜懵懵懂懂的听着两个人的对话,不过多少还是听出了点细节。

原来这玄慕枫就是暗蜂族的族长,是蜂神的嫡系子孙,因修炼了上古神器“沉心镜”中留下的高深法门,而得以将身形幻化为人。她的两个弟弟玄诡风和玄阴风因为觊觎沉心镜中的力量,而勾结魔族中人,试图复活黑龙魔尊,以借其力量打开“沉心镜”的封印。

“沉心镜”本是当年女娲用补天石融制而成的一面上古神器,相传其内有尘封着女娲的混沌意识,被藏于神界万昆山天启幻洞中,后有人将其盗走,而辗转到了蜂神手里。

因为某些原因,蜂神被迫从神界离开。并将沉心镜一并带走,据说他将自己毕生的绝学和数也数不尽的奇门法宝都藏在了里面,可惜沉心镜只在玄慕枫两岁时被当时还在世的蜂神打开过,之后就被封印,再也没有人可以打开它。

玄诡风和玄阴风看着姐姐拥有着如此高深的修为自然分外眼红,便与鬼医和除妖龙族勾结,复活传说中最擅长解除封印的黑龙魔尊,而且不惜向亲姐姐下蛊,以暗蜂族人的性命为赌注,在谷中设下圈套,协助鬼医一行人夺那“炼精元鼎”。

而玄慕枫对这两个弟弟又是极为的疼爱,即使明知被其陷害,还是怀着一线期盼,希望他们能有朝一日良心现,回头是岸,因此甘愿沦为了“蚩蝼”的母蛊,变成了那鬼医的帮凶。

“你是堂堂一族之,怎么可以成为别人利用的工具,更何况,还将族人的性命当儿戏!”

玄慕枫摇头轻叹:“他们拿诡风和阴风的性命做威胁,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虽然孟夜对暗蜂族人始终是没有什么好感,但现在听得玄慕枫如此这般的说,竟觉得那些看起来黑乎乎的蜂人们实在是可怜,又想起那漆黑一片的洞中,堆积成山的暗蜂族人尸体,不由得气愤难当:“真是荒唐!你怎么可以为了你的那两个不懂事的弟弟将那么多族人的性命当儿戏!”

玄慕枫一怔,表情悲喜惆怅,竟一时无语。

虎灵也冷呵斥道:“愚蠢!你竟然为了两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不惜送掉全族人的性命!我在杀玄诡风时,现他根本就没有中那‘蚩蝼’蛊毒,他们根本就是将你和暗蜂族人的生命当作泥土一般踩在脚下,他们拿到沉心镜之时,就是你和所有族人的死期!枉你有如此深厚的修为,竟然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如果不是我和蜂神还有些交情,我真懒得管你!”

玄慕枫脸色黯然,低声道:“虎灵,你说的这些我又何尝不知?只是我的心里……还藏着些许侥幸罢了……”声音陡地转高,却又咯咯笑起来,“不过我知道这个世上还有只千年臭老虎在关心我,我也知足了啊。”

虎灵见她嬉皮笑脸的模样,连个白眼都欠奉,所幸扭过头去再不理会她。玄慕枫讨笑的走过去,道:“臭老虎,生气啦?不要生气嘛,慕枫知道错了。”说着竟然伸出手在虎灵的头上摸来摸去,好不嚣张。

孟夜突然想起上官馨的伤,也无暇再和她多言,上前一步说道:“玄慕枫前辈,既然您是暗蜂族的族长,想必万毒针的解药也应在您的身上了?”

“这个嘛……”玄慕枫有些为难的笑了笑,“对不起我没有……”

孟夜愕然,急道:“前辈这是在说笑吗?您是族长,怎会没有解药?”

“我族的蜂王浆本是我族秘宝,食之不仅可以解了万毒针的剧毒,更可以增添数十年的修为,平日里我当然会随身携带,可是当日我被玄诡风下了蛊毒之时,为了避免落入魔族之手,便偷偷将它藏在了我床头的暗格中……”

虎灵低声道:“你总算还做对了一件事。”

“那么就请前辈带晚辈去您的房间。”

玄慕枫摇摇头,“我被下了暗蜂母蛊,不能离开这个房间半步。不过我可以为你画一张这里的地图。“玄慕枫说着,从身上扯下一大块衣衫,指尖一点,暗黑色光芒立即溢满整块布料,沿着横七竖八的轨道慢慢的流动,不一会一张暗蜂巢的地图便已绘制出来。玄慕枫将之递到孟夜手中,说道:“我劝你快快离开,你刚才因真气汇聚而出的声音,已经将那帮家伙引来了。”

虎灵依然面无表情,只是眼中闪过一丝复杂情绪,“我们走了,你怎么办?”

玄慕枫咯咯笑起来:“放心,这“蚩蝼蛊毒”一时半会还奈何不了我。况且我是他们的母蛊,他们自然不会把我怎么办的。”说完,抬了抬手,身后的石门轰然而开,虎灵和孟夜向她点点头,朝门外走去。

“臭小子。”玄慕枫突然喊道,孟夜回过头,慢慢闭合的石门中间,只看见了玄慕枫那张如花般的笑靥,她摆摆手,露出一抹淡定的微笑,“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帮帮我的那些族人。”

看着石门重重的合上,孟夜怔然,对于这个大大出乎他意料的暗蜂族族长,心中的感觉始终有些复杂,她虽然为了亲弟弟而出卖了自己的族人,但是想必一直被心中的无限愧疚与悔恨折磨着。不禁想起火琅后山中的妖族前圣女秦雪灵,两个身世可怜又如此独特的女人,却同时对他这般信任,也许,当身边的亲人和朋友一个个的远离她们时,无计可施的她们就只有向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伸出求救的双手,不论成功与否,但起码,那是一份存在于心底的希望。

“不是虚无缥缈的希望,而是你义不容辞的责任!”

孟夜一惊,看向突然说话的虎灵,很显然,他刚才心里的那番慨叹,已经被与他心灵相通的虎灵听得个清清楚楚,失神问道:“虎灵,你刚才说什么?”

“玄慕枫从不轻易求人,即使是她被下了‘蚩蝼’蛊毒,却也未曾向我求救,但是她却请求你帮她的族人。我想她一定已经是预料到了什么才会这么做。我和蜂神还算有些交情,实在不忍心看着他的子孙们就这样成为魔族利用的工具,所以,这一次,也算我求你,请帮帮这些暗蜂族的人。”

孟夜有些骇异,旋即苦笑道:“虎灵,看来你也是第一次求人吧?就连求人的语气还是这么硬邦邦的。”

虎灵将头一偏,身上白色的流云花纹微微闪烁,便化作电芒回到了孟夜的右臂中。

“你管我。”虎灵低沉的声音隐隐传入脑际。

面对如此任性的上古神兽,孟夜也只有摇头苦笑。

孟夜刚走不久,石门再次被人打开,鬼医和魔岭三怪一行人便走了进来。玄慕枫站在被震落的虫卵旁,目光却落在了跟在鬼医身后的一名瘦高的蜂人身上,眼中现出一丝凄楚之色。

冷面冥神面无表情的看了看遍地的狼狈,沉声问道:“是谁?”

玄慕枫耸耸肩,不置可否。鬼医眼神一冷,玄慕枫便惨哼一声,踉跄着向后退了数步这才站稳。

五仙姬嗤嗤笑道:“不愧是蜂神的唯一传人,竟然在‘蚩蝼’蛊毒的影响下,还可以存在自己的意识。不过,鬼医大人生气了,你可要吃苦喽。”

玄慕枫的脸色愈惨白,全身不住的颤抖起来,毫无血色的双唇已经被咬得泛出血丝。嘴角却依然讥讽的上扬,“鬼医,现在的你就只能做到这样吗?”

鬼医脸色一变,身子摇晃着竟向地面跌去,距他最近的鬼罗王眼疾手快,扶住他冷笑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无用,竟然连站都站不稳了?”讥讽之意表露无疑,鬼医面无表情的甩开他的手,心中却感觉寒意渐渐侵袭全身,知道自己的时日已然不多了。

玄慕枫疼痛骤然消失,气喘连连的靠在虫卵之上,无力的笑道:“鬼医,你的鬼煞之气已然攻入心脉,过不了几个时辰你就会变成一具行尸走肉啦”

“住口!即使我死,也要拉上你一起!”鬼医怒吼一声,以血凌空画符,双目精芒暴涨。玄慕枫脸色剧变,捂住胸口,美艳绝伦的面孔因为痛苦万而扭曲在一起。

“你是我的仆人,杀了一切阻止魔尊复活的敌人……”鬼医以一种诡异万分的缓慢语调说道,声浪自他口中出,竟和空中的血符慢慢融合,飞快的扑向了玄慕枫。

“你……妄想……”玄慕枫惊怒焦急,只觉体内犹如万虫噬咬,痛苦难当,禁不住倒地狂呼,素净的纱衣顿时染满了灰尘,狼狈不堪。

站在鬼医身后的蜂人终于看不下去,上前一步低声说道:“鬼医大人,说到底她也是我的姐姐……”

魅仙姬却咯咯的笑起来:“玄阴风,你在向她下蛊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她是你的姐姐?现在却来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

玄阴风咬咬牙,道:“我只是不想让她死的太痛苦……”

却忽听倒在地上的玄慕枫呼声渐止,木然的看着前方,嘴唇一开一合出机械木然的声音:“杀了……所有阻止黑龙魔尊复活的人……杀了……所有阻止黑龙魔尊复活的敌人……”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