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神话

小说:似曾燕归来作者:饭里有毒更新时间:2018-12-15 23:13字数:162223

  入秋以来最明媚的阳光倾洒在大地上,泾阳城处处充满着朝气与活力,广翰的天空清澈如洗,几只形彩各异的纸鸢慵散悠闲的徜徉着,与遥挂在天际的一抹白云交相辉映,装扮了整面的蔚蓝天幕。   上午十点,珐家别墅上空凝集起一股异样的低气压。

  珐龙妹醒来遍寻不见苏雪燕,连她的衣物行李也消失无踪,慌忙唤起睡眼惺忪的姚娜。待两人匆匆下楼问起孔妈,才得知苏雪燕一大早便不辞而别。

  从孔妈沉静的语气与淡然的态度中,心思慎密的姚娜已看出了一丝端倪。

  苏雪燕走的非常匆忙,连她常用的随身物品也落下大半,走前也没和两人打声招呼,这明显很不正常!

  事有反常即为妖,不难猜测苏雪燕是临时起意决定离开的,而且极有可能是被迫。   想起方才孔妈的神态,姚娜的眉头顿时挤成川字。

  递去一个眼色,留下珐龙妹询问详情,姚娜复回到楼上,取出手机拨通了苏雪燕的电话,铃声响了很久,才听到她略带喘息的声音,姚娜一怔,道:“喂?贞子?”

  “啊……娜姐,你们醒了……”医院走廊里,苏雪燕边往角落急走,边把手机捂着嘴边小声回答。

  “嗯,醒了。你人在哪里?……还有,你的行李怎么不见了?”姚娜略一停顿,还是直接问了出来。

  苏雪燕一时有些黯哑,借住的这几天孔妈对自己也是不错的,并且始终也没讲过难听的话,真要说起来自己也算是主动离开吧?尽管孔妈有那层意思,但这倒打一耙的事,是万万不能做的。

  “……”短暂沉默整理了下语言,苏雪燕飘忽且轻松的答道:“呃,我临时有点事情搬回家去了,早上走的有点急没来得及跟你们打招呼,回头见面再细说吧……”没等姚娜发问,她赶紧说道:“对了,早上我去学校给咱仨都请了假,今天你和珐龙妹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中午请你们吃饭。”   “哦,那你没在学校?”

  “……呃……我在第一人民医院,……卓力……他刚做完手术,我过来看望一下,毕竟……我……”一想起昨夜卓力格图浑身浴血的模样,苏雪燕就心悸胆颤至极,脸色渐渐苍白。

  现实来的太残酷,来的太突然。她还只是个普通的未成年的孩子,有过大多数男孩同样的童年,同样的欢笑,同样的梦想。

  即使做了十五年的男孩,却也终是温室中的花朵,风吹不着雨淋不到,哪里见过如此喋血暴虐的真实场面?谁家的孩子不是在父母的小心呵护下幸福的成长。

  可自从离奇的转变成女孩起,灾难便倾泻般从天而降:父母离奇失踪,奶奶无辜惨死,修鞋变态惊吓,黑社会强掳……,这些大多数人一辈子都遇不到的事情,偏偏逐一发生在她身上。

  刚满花季的年纪,苏雪燕还未从性别的区分中找到自我,便承受着接踵而至的身心打击,如果说身体上的变化只是令她惊慌失措的话,那么精神和心理上的沉痛刺激就如同附骨之疽,足以对她纯稚的心灵造成巨大的创伤。

  每当揭开一段惊悚的记忆时,她便成了惊弓之鸟,心里只剩下恐惧与彷徨。   ……   “哦,在那等着,我去找你!”

  “啊?不用了,现在不让探视了,我正要走,下午还有别的事,明天学校见吧……”苏雪燕一瞅冷着脸的医师从病房里走出来,浑身又是一个激灵,赶忙加快语速。

  “别废话,在那等我,就到!”说完姚娜便闪断通话,拨起另一个号码。   ……

  卓力格图的昏迷,被值班医师诊断为受外界刺激失去正常反应并出现病理反射活动的结果,于是罪魁祸首萧云轩与苏雪燕二人被请出了病房,门口亦被贴上了‘禁止探视’的标签,值勤的两名警员也黑着脸重新坐回了走廊的长椅上。

  打发走了保镖,扭头看着苏雪燕躲在墙角打电话,萧云轩裂嘴笑笑,迈着轻快的步伐,慢慢踱了过去。

  与姚娜通完电话的苏雪燕正思绪重重,谁料身后的妖孽竟突然发难,不仅将她手机抢走,还把她吓的心都差点从嗓子跳出来,待回过神来,萧云轩正夸张的将战利品高高举在手中对着狭小的液晶屏幕仔细梳理着额前的几根头发,一双桃花眼中闪着无限得意,嘴角勾着坏,就差脑门子上贴张‘大爷是高富帅’的土豪标签。

  苏雪燕猜他一定是把尾巴藏了起来,不然肯定翘到天上去了。   “还我!……!”   “嘿嘿!”……

  苏雪燕很清楚自己的斤两,所以几番抢夺无果也便不再去做那被耍的猴子,只拧着眉没好气的瞪着这个超级自恋的恶心家伙。

  萧云轩照完了‘镜子’,又随手在手机上输入了几个数字拨了过去,直到另一个手机的音乐响起,这才无赖的笑着把手机交还给身边忿忿不平的小人儿。

  苏雪燕冷哼一声,低头放进包里转身就走。可没走上十几步她就不得不停了下来,因为身后紧跟着块讨厌的牛皮糖。

  长叹口气,苏雪燕扭头翻着白眼问:“喂,你跟着我做什么?”   萧云轩很无辜的答道:“我就是来找你的啊。”

  “我既不认识你是谁,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就算罗院长让你来采血,那也是大后天的事!”

  “但罗院长说你可以带我找到这个地址……”萧云轩说着变魔术般从怀里掏出张纸条,只见里面密密麻麻写着好几处——景点。

  看到结尾苏雪燕不禁气笑了,上面分明写的是罗院长的孙女——苗敏的名字和电话。

  拿着鸡毛当令箭,而且令箭还是假的……这个说大话不打草稿的家伙!

  懒得再理这贴狗皮膏药,苏雪燕直接取出手机打给苗敏。

  “喂……哎呦,小燕燕哈,好久不见哟,想姐姐了?”苗敏热情的有些过头。

  苏雪燕嘴角一抽,直接转入正题道:“苗姐,你有没有时间?……哦,那麻烦你往我这儿来一趟,有个人需要交接给你。”   “谁啊?”苗敏一楞。

  “不认识,是个男的,罗院长让他找你……呃,帅,开跑车,……如假包换……呃……具体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你先过来吧!我在泾阳第一人民医院门诊楼门口等,快来!”说完苏雪燕迅速掐断通话,不给苗敏反驳的余地。

  斜眼瞅了瞅略有些尴尬的萧云轩,苏雪燕挤出一个虚伪的公式微笑,脆声道:“那,你要找的人马上就来了,我让她在门诊楼门口等,祝你玩儿的开心唷,拜拜!”说完不再搭理某只成功被‘甜美笑容’石化了的自恋狂,一路小跑远远逃开。   ……   珐家别墅。

  刚整理完东西,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姚娜看后直接挂断,转身拖着行李箱走下楼去,经过客厅时看着冷面僵持的母女,真相似乎已昭然若揭。她微微抿起嘴角冷笑一声,招呼也不打一个,便带着满腔怒火走出珐家。

  姚家的车子已经等在路边,司机殷勤的跑过来接过行李箱。

  车门甫一关上,姚娜便从兜里掏出香烟点上,狠狠吸了一大口,强压着火气沉声对司机发出指令,车子随即发动,增压的涡轮愤怒地轰鸣起来,闪亮的轮毂卷起一片粉尘,向泾阳市第一人民医院飞驰而去。

  而在相反的另一个方向,珐龙妹在姚娜走后毫不客气的指责起孔妈迫走苏雪燕的事实,随后一阵激烈的争吵传出了客厅。不久,恚怒的珐龙妹负气摔门跑回自己的房间,母女不欢而散。   ……   有时即使知道真相,也不免躺着中枪。

  等萧云轩回了魂,苏雪燕早已跑没了影,听保镖说已经离开了医院,萧云轩顿时感觉兴致缺失,恹恹一挥手带人返回了酒店。

  只是可怜了苗敏同学,听说来的是个真金白银的帅哥,八百年不用的化妆品不要钱的往脸上抹了一遍又一遍,首饰换了一个又一个。

  穿上米色的春衫搭条白色水钻围巾,配上黑色碎花的百褶蛋糕裙,套上性感的黑色网纹丝袜,蹬上挤脚的八寸高跟,拿上高仿的GUCCI手包,招了辆的士就风姿绰约的赶了过来。

  可惜她站在门诊楼前左等右等,望穿了秋水,别说帅哥了,连个开跑车的也不见有,心里哇凉哇凉的。某过路群众不禁看呆,那秋风中寒瑟的粉面佳人,那眼神儿是何等的哀怨消魂啊……

  悲切切戚戚然拨通始作俑者手机的时候,苏雪燕正和姚娜在医院附近的快餐店吃着汉堡,于是她愤怒的冲过去揪着苏雪燕的钱包买了三个汉堡两杯可乐外加一个全家桶,用暴食来消弭心中怨念,用经济来制裁元凶巨恶!   ……   与此同时,火山在楚凌峰身上更加剧烈的爆发。

  刚把事情交代完找了个床铺躺下没多久,电话铃声就伴随着一个惊人的消息将他的睡意彻底驱散!

  凌晨五点刚动完手术,本应该呆在重症监护室里被严密管控的东城帮黑老大魏建新居然失踪了!

  可气的是,负责值守的六名警员竟全然没有发觉!六人分属不同的辖区,都是警队的得力干警,而且楚凌峰还在外围安放了两名突击队的精英做暗哨!   人间蒸发?简直出神话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