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所谓的爱

小说:笑凡尘作者:萧楼风郎更新时间:2018-12-15 23:13字数:257883

听出陈凡笑声中的不怀好意,包括银狐在内,三人都是心中一寒,胖瘦二人虽然知道陈凡的威名,但是毕竟那都可以说是传说中的人物,还没有必要的了解,但是银狐却明白这个人的可怕,所以在知道陈凡的真实身份之后就没有了任何抵抗的念头,可谓是光棍之极。

所以,三人都没有再过多的表示,就跟在了陈凡的身后,除了寺庙。

一行人出了庙门,径直取道下山,上山时欧阳雪尘很是硬气,咬牙坚持着到了山上,等到下山,却没有了那么多的硬气骨气,身子靠在陈凡的身上,就像是从来就没有长过骨头,陈凡温香软玉在怀,心中激荡之余,对欧阳雪尘前后判若两人的表现也是暗自奇怪,不过好在他已经不在初哥群体中混了,虽然比起现在一些‘上进’同学晚了那么十几二十年,不过好歹是过来了,所以并没有问多余的话。

欧阳雪尘靠在陈凡的怀里,小脸红扑扑的,想到刚才的事情,此时却是后怕不已,转而又想到陈凡来到之后三言两语间就将自己这场如此之大的危机给解除了,不由得更是对其依恋,却又有些好奇,小声问道:“那三个人,为什么这么听你的话,要是我能确定你不可能绑架我,我还以为这是你指使的呢?”

陈凡苦笑,“你这小脑袋瓜里总是胡思乱想些什么,银狐这人我知道,那年在赌城拉斯维加斯的时候,见过一次,当时我们交手的情形和今天差不多,不过那时候我的身份也是杀手,杀手过招不留余地,出手就是杀招,不过,我却没有杀他,他虽然扬言报仇,但是武功相差太远,也没有那个可能,而那次也算是欠了我一次,加上这次,他欠了我两条命,而且今天他杀了我十个手下,哼哼,他要是在敢给我唧唧歪歪的,我直接打死他算了。”

“不许你再这样打打杀杀的,真野蛮,我觉得你应该穿西服扎领带,乖乖的做一个上班族。”欧阳雪尘嗔怪之后,又满脸的幻想。

陈凡心中大哭,自己这半吊子大学还没上好呢,还做什么上班族,我不得天天炒老板鱿鱼啊。

嘴上却戏谑的说:“怎么,你这还没过门呢,就开始管我啦,哎,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陈凡做痛苦状。

欧阳雪尘大羞,使劲在陈凡腰间扭了一下,哼道:“就没个正经,刚开始认识你的时候,你可没这么油嘴滑舌啊,是不是我那个姐夫把你给带坏了。”

陈凡心中先是一愣,紧接着就是为程学宇祈祷了一下,这小子这次纯属无妄之灾啊,嘴上却毫不留情的道:“嗯嗯嗯,老婆大人果然高见,我也觉得我最近是受了那小子的影响,哎,原本的我,是多么的纯洁啊。”

欧阳雪尘被陈凡的语调逗笑了,小手一个劲的拍打着陈凡,眼神中的情意却是更浓了。

“咳咳”正当两人情浓意浓的时候,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陈凡和欧阳雪尘两人浑身一震,顿时羞红了脸。

陈凡嘴角抽搐了两下,瞥了一眼一脸笑意的银狐,嘴上道:“你感冒啦,那赶紧吃药,别在这咳嗽,传染给我们,你付得起这责任吗?”

“咳咳咳咳!!”银狐咳得更厉害了,是被口水呛得,心中大叹,有了女人的杀手,果然就变得不再冷血了,虽然这丫的功力还是那么可怕。

胖瘦二人却是心中偷笑,不过,也只是笑了一下,随即便被无尽的担忧给笼罩了,这次一去,可真是生死难料啊。

陈凡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停下了脚步,嘿嘿笑着看着银狐,银狐被他笑的浑身发毛,惊疑不定的问道:“你,你想做什么,有事就说,别有事没事的吓唬人玩。”

陈凡邪邪的看了他一眼,悠然道:“你知道我来之前遇到了谁吗?”

“谁啊?”银狐疑惑道。

“白鹰!”陈凡淡淡道。

银狐浑身一震,眼中闪过一丝惊骇,半晌才回过神来,皱眉道:“白鹰出现了,难道那个人回来了?”

陈凡眼神上瞟,“白鹰他入了六扇门,为的是什么,我想江湖上没有人不知道吧。有他出现的地方,那个人,一定在,哎,或许不该这么说,应该说,有那个人的地方,白鹰一定在。”

银狐出了两口气,镇定下了心神,问道:“他知道我在这吗?”

陈凡嘿嘿一笑道:“不知道,就连我也是在追上你们的车之后,才知道你也在车上,不过,我也没告诉他,反正,他不会在意你的。”

银狐眼中闪过一丝苦涩,世界第二的杀手,那个家伙竟然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修罗说的对,他不会在意自己的,那个人也不会,虽然他们……

叹了口气,银狐看了看陈凡道:“你想害我是不是,明明知道他在,你还让我跟你去?”

陈凡嘴角上扬,“我喜欢看戏。”

“靠。”银狐没好气的道。

欧阳雪尘三人都不明白这两个人在说什么,胖瘦二人不敢插话,欧阳雪尘就没那么客气了,拽着陈凡的手臂,要黄道:“凡凡啊,你们在说什么呢?什么白鹰,那个人的,就不能说明白一点啊,白影是谁啊,那个人又是谁啊?”

陈凡笑了笑,搂着欧阳雪尘继续往前走,一边小声的道:“白鹰啊,这个人算是我的一个哥哥吧,不过,这事天底下知道的也不超过五个人,他是陈家的一代天才,虽然仅次于我。”

说到这里,欧阳雪尘白了他一眼,显然是对他的自大有些不以为意。

陈凡笑笑,接着道:“他真名叫做陈平,不知道这名字是谁给他取的,真是的,让人一听就会怀疑我们俩的关系嘛。”

陈凡摇头叹息,好像对此很不满意。

欧阳雪尘又给了他一个白眼:“名字当然是父母取的,难道是别人?”

陈凡叹了口气道:“陈平自幼父母双亡,要不是天纵奇才,在家族中恐怕根本就没法生存。”

欧阳雪尘一愣,“真可怜,不过,你们家族是不是太残忍了。”

陈凡笑了,笑得有些沧桑:“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武林之中讲究武功,武功高者为霸为王,武功弱者为奴为俾,纵然是现在社会,有势力有人脉者就风生水起,反之就是庸庸碌碌,更有哪些所谓的太子党,不说那些真正有教养的,光说那些从小被长辈当小祖宗惯着的,个个无法无天,谁又能把他们怎么样?这是个人吃人的社会,古往今来一向如此。”

欧阳雪尘愣愣地听着,她从小时候起便是父亲母亲的心头肉,从来没有真正的经历过社会,也从来无法想象陈反射所说的那寥寥数语中的沧桑感慨,不由得有些痴了。

陈凡接着道:“陈家便是模拟出一个现代的社会,不过,陈家绝对不能忍受有所谓的太子党的出现,所以,就算是父辈在陈家的威望名声在高,也是没用的,可笑,前些日子,回去给老爷子祝寿,三个我这一辈的小子,竟然持宠生娇,仗着父辈名声和无法无天的性子,竟然就敢做首席,不过这些人都是在外面为陈家打拼的,离家久了,也难免忘了规矩。”

陈凡叹了口气,这也是他要收复左京和关负的主要原因,家族中的俗世力量很多已经腐朽,下一代已经难堪重任,如果不尽早收编自己的势力,陈家早晚会被败坏。

欧阳雪尘看陈凡又叹了口气,心中仿佛明白陈凡是在为家族操心,轻轻地抚了抚陈凡的手臂,温柔的看着他。

陈凡微微一笑,心中瞬间充满了干劲,笑了笑道:“我们好像跑题了,哈哈,恩,反正呢,陈平这个人仗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习武的天分,在家族中也算是混的风生水起,老爷子对他也很是看好,比较信任,但是也是因为这一点,这小子就慢慢的变得有些骄傲自大了,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爱上了一个人。”

说到这里,陈凡叹了口气,说道:“那是他在外面游历的时候遇到的,他们也算是一见钟情吧,所以,陈平把他带回了家。那个女人是一个散修,在江湖中也有着不小的威望,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因为这个女人比陈平大,虽然只大三岁,但是就因为这一点,老爷子打死不同意,陈平苦苦哀求不得,怒火一起,就要带着那个女人走。老爷子当然不同意了,伸手就要将人留下,陈平也不会束手就缚,当下三人就动起了手,结果,那个女人被老爷子三招击伤,远遁而去,陈平却被老爷子留了下来。这一留,就是三年,陈平被囚,那女子中间来了两趟,终于闯过重重守卫,见到了一次,两人本想当场就离开,但是陈平念及老爷子和各位叔叔伯伯的养育之恩,却想在临走之前悄悄地拜上一拜,那女子无奈,只能由他,两人约好相见的地点,陈平独自留下,却被老爷子发现,陈平去意已决,老爷子本来是留不住人的,毕竟当时陈平以死相逼,可谁知老爷子却不是一般人,竟然和陈平打了一个赌,赌的是陈平这一辈中有人能够击败他,陈平心高气傲,当然不服,两人的赌注就是,陈平要是输了,就在陈家再留一年,陈平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哈哈,当时也怪他大意,以为他这一辈,根本就没有敌手。”

说到这里,陈凡笑了笑,欧阳雪尘插嘴道:“那他最后输了还是赢了?他们两个人最后见到面了吗?你家老爷子还真坏,这样棒打鸳鸯。”

陈凡笑了笑,却有苦涩的意思,叹了口气道:“他输了。”

欧阳雪尘也是叹了口气,“也是,陈家老爷子竟然敢和他打这个赌,他怎么会赢,不过,你不是说陈家他那一辈中根本就无人能够胜他吗?那是谁赢了他啊?”

陈凡笑了笑道:“错了,那不是我说的,那是陈平自以为得,少年得志,难免心生无敌之感,那一年,我十六岁,我们交手三十二招,他将我的衣领震散,我却当场打断了他的一只手。”

陈凡说到这里,眼神中仿佛又回到了当时的那一战,心中不无感慨。

“啊!”欧阳雪尘捂住小嘴,眼神中满是惊讶,随即醒悟,陈凡自己都说了,陈平虽是天纵奇才,但是比其他还是略逊一筹的,当时以为是他自大说谎,现在终于明白陈凡所说的都是大实话了。

陈凡叹了口气,接着道:“当时我看着陈平死灰色的眼神,不明白为什么不离开家门,他就会变成那个样子,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女人,就能够让一个心高气傲的男人为之付出生命,现在我却终于明白了。”说着,看着欧阳雪尘:“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爱,但是我知道,如果你有危险,我会不顾一切,虽然我感觉这很奇怪,但是,我也算是明白了,这就是所谓的爱。”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