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十四 全文大结局

小说:尊贵庶女作者:夏日粉末更新时间:2018-12-15 23:29字数:1602560

良久以后,蓝霏琳启唇一笑,“公主说得很好,可惜,本宫并没有心动。或许公主不知道吧!本宫其实是一个很小气的人,本宫实在是不喜欢别的女人和本宫争*。既然皇上都说了不会纳妃了,那本宫自然也不会往后宫里面添人,给自己添堵的了。”

“皇后娘娘!”纳兰菲儿猛地抬起头来,震惊的看向蓝霏琳,她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刚刚的时候,皇后不是已经准备答应要纳妃了吗?怎么现在却又改变主意了呢?还是她只是不想要让自己成为妃子呢?

纳兰菲儿的脑海里不断的闪过各种猜测,可是她脸上的神情却显得越加的恭敬,姿态也放的更低了,“皇后娘娘,是不是臣女做错什么了?你直说,臣女一定会改的。”

“你没有做错什么。”蓝霏琳淡淡的开口道,“其实就像是本宫说的那样,本宫喜欢简单一点的生活,后宫再进新人的话,本宫实在是不适应。再者,本宫是一个很自私,所以本宫不喜欢别人来分享自己的丈夫。”

“可是,刚刚你不是说——”

“本宫说什么了?”蓝霏琳耸了耸肩,一脸无辜的开口道,“本宫应该什么都没有说吧?本宫有说过要为皇上纳妃吗?从头到尾,本宫应该都没有承诺过什么吧?”

纳兰菲儿脸色一白,她回想起刚刚两人之间的对话,蓦地抬起头,看向蓝霏琳的眼神里面带着一丝的不满,“皇后娘娘,你这是一直耍着臣女玩吗?”

眼前的纳兰菲儿早就没有了之前的仙气了,此时的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深闺怨妇一样。

看着纳兰菲儿蓦地变脸的样子,蓝霏琳没有一丝的吃惊,看来纳兰菲儿是不打算装下去了,不过,她还是一脸无辜的开口道,“菲公主这是何意,本宫从来没有耍着你玩。刚刚不是你自己要主动给本宫提建议的吗?既然是建议,那是否接受,那就得让本宫自己决定了,和菲公主没有任何关系吧?”

纳兰菲儿也知道自己的底气不足,况且她今天进宫为的就是讨好蓝霏琳。可是只要一想着蓝霏琳刚刚是在故意误导她,她心里就憋着一股气,所以脸色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了。甚至她觉得刚刚蓝霏琳说的那些话,也只是在耍着她玩而已。

“皇后娘娘,是不是臣女哪里得罪你了呢?”纳兰菲儿直接了当的开口道,“要是这样的话,还请皇后娘娘直言。”

“你并没有任何地方得罪本宫,只是本宫不喜欢那些觊觎皇上的女人而已。”蓝霏琳眼角带笑,神情悠然自得,“本宫知道皇上很出色,自然也会招来不少女子的爱慕,这本宫阻止不了。可是本宫是不会让后宫里面再进一人的。只要这后宫有本宫在,那不管是什么样的女子,都别想进来。”

“皇后娘娘,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被人说闲话吗?”纳兰菲儿此时脸上早就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温和,显得有点咄咄逼人,“自古以来,女子就应该贤惠大方,皇后娘娘不让皇上纳妃,就不怕被人说你嫉妒成性吗?”

“呵呵,菲公主,还真的是感谢你这样提本宫考虑啊!”蓝霏琳脸上满是讽刺的笑容,“只是,并非本宫不让皇上纳妃,而是皇上不想要纳妃。至于那些虚名,本宫也不在乎。本宫敢说,那些贤名在外的女子,她们的生活,也未必有不过这样自在。为了一些虚名,就让自己活得不自在,这样的傻事,本宫才不会干呢!”

看着蓝霏琳油盐不进的样子,纳兰菲儿心里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嫉妒成性,却一点也不在乎外人的看法。她觉得自己今天算是白来了,本来还以为可以通过蓝霏琳这一边,让她顺利进宫为妃的,现在看来,不过就是自取其辱而已。她觉得今天自己来,就是给蓝霏琳当笑话看的。

只要一想到这一点,纳兰菲儿就难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气愤,她抬起头,看向蓝霏琳的眼神里面带着仇视,“娘娘,臣女斗胆问一句,刚刚娘娘是不是在戏弄臣女呢?臣女虽然是东陵送来和亲的,可是也是东陵的公主,代表的是一国的脸面,娘娘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呢?”

“公主何出此言?”蓝霏琳眨巴着大眼睛,一脸不解的看向自己对面坐着的人,开口道,“本宫从来就没有说过任何冒犯公主的话吧!至于戏弄公主,更是从何说起?本宫知道公主代表的是东陵的脸面,可是有一点本宫还是得提醒公主的。”

说到这里,蓝霏琳淡淡的看了一眼纳兰菲儿,“公主不过就是东陵送来和亲的而已,虽然这件事情关系到两个交好,可是公主也不必在这里处处显示你的身份。要知道,虽然你是东陵的公主,可是这里是冷月,不是东陵,不是可以让你耍着威风的地方。要是公主想要表现你的尊贵的话,那就回东陵耍你公主的威风去。不要在这里给本宫脸色看,本宫再不济,也是冷月的皇后。”

说到最后的时候,蓝霏琳身上的威仪尽显无疑,虽然平日里,她不爱管事,对于很多事情也都并没有太过深究,可是她也时刻记住,自己是冷月的皇后,是一国之母。纳兰菲儿不过就是东陵送来的一个和亲公主而已,说好听点是和亲公主,说难听点,不过就是一个联系东陵和冷月的物品而已。

看着蓝霏琳一改之前慵懒随意的样子,身上的威仪尽显无疑,纳兰菲儿一时间居然有点胆怯。可是,从小到大的骄傲让她不可能在这个时候低头的,“皇后娘娘,臣女从来没有耍过任何公主的威风,臣女不过就是想要提醒你,作为一国之后,你不能这么自私而已。”

“公主不必对本宫说教。”蓝霏琳嗤笑道,“公主说了那么多,也不过就是为了自己的私心而已。公主,你刚刚说了那么多,为的不就是进宫为妃吗?何必说得这样冠冕堂皇,好像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本宫好一样。”

“没错,臣女做了这么多,的确是为了进宫为妃,可是这样有错吗?”纳兰菲儿此时也不管不顾了,既然都已经撕破脸了,那她也没有必要继续装下去了,“东陵那边把臣女送来作为和亲公主,本来就是打算让本宫成为冷月皇帝的妃子的。”

“呵呵,公主还真的是太看得起自己了。”看着理直气壮的纳兰菲儿,蓝霏琳冷笑道,“不要以为不过不知道,这次和亲的事情是东陵主动提出来的,为的是要和冷月交好。可是我们冷月从来没有答应要让公主入宫为妃吧!能够为公主指一门好的婚事,我们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公主的心里明白,要是这次和亲的事情失败的话,最后损失的一定是东陵,而不是冷月。”

“你——”纳兰菲儿脸色变得苍白,她想要说出什么话来反驳,可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因为她的心里明白,蓝霏琳说得是实话。这次和亲是东陵想冷月示好的举动,绝对不容许失败。

“公主想必也想得很明白了吧!”看着纳兰菲儿的样子,蓝霏琳笑着开口道,“既然公主都已经想清楚了,那本宫也不会为难公主的。公主,你就好好在冷月的那些青年才俊中选择一个合适的吧!”

“皇后娘娘,即使不是臣女,将来也会有别人,不是吗?”纳兰菲儿抬起头,看向蓝霏琳的眼神里面隐隐约约带着一丝的恨意,“皇后娘娘,你作为一国之后,却如此不大度,就真的不怕天下人耻笑吗?”

“哦,这样说来,公主你一定很大度吧?”蓝霏琳眼底闪过一丝锐光,看向纳兰菲儿的眼神也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那要是将来公主的夫君要纳妾的话,想来公主也是会很大度的答应了?”

当然不可能!

纳兰菲儿虽然心中如此想,可是嘴上却绝对不能这样说,要不然,她刚刚所指责的一切,就会成为笑话,“那是自然,男人三妻四妾,那是常事,作为女子,一定要大度,才能获得丈夫的欢心。”

“呵呵,既然公主都这样说了,那本宫就放心多了。”蓝霏琳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公主既然这样大义,那你就放心好了,等到皇上给公主赐婚的时候,本宫会让皇上顺便赐下几名侍妾,和公主一起陪嫁的。想来以公主的大度,一定会愉快的接受的。”

“什么?”纳兰菲儿就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一样,甚至她还马上站了起来,“皇后娘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本宫的意思,公主怎么会不懂呢?”蓝霏琳托着下巴,看向纳兰菲儿,“公主刚刚不是还说自己是个大度的女人吗?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一定会很愉快的接受本宫的决定的,不是吗?”

“皇后娘娘,你不要逼人太甚!”纳兰菲儿咬牙切齿的开口道,“即使臣女的身份不过就是一个和亲公主,可是也容不得你会这样侮辱。你要是真的敢这样,我们东陵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公主,你真的可以代表东陵吗?”对于纳兰菲儿的威胁,蓝霏琳完全不放在眼里,“要不然,我们就打个赌,看本宫要是真的这样做了,东陵那边是不是会为了你,而和冷月过不去呢!”

纳兰菲儿此时心里恨得不得了,她很清楚,就算蓝霏琳真的那样做了,东陵也绝对不可能有任何的举动的,父皇也不会为了她这样一个送来和亲的女儿,而和冷月站在敌对面的。

可是,要是蓝霏琳真的那样做了的话,那她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她作为一国的公主,现在却告诉她,她一再成亲之日,就要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这简直就是莫大的侮辱。

“好了,菲公主,看来你也没有心情却继续欣赏这御花园的美景的了。”蓝霏琳淡淡的开口道,“本宫也累了,要回去休息了。本宫会派人送你出宫的,你也不需要跪安了。”

说着,蓝霏琳起身,便往外走去了。

看着蓝霏琳意气风发,一脸幸福的样子,再看到蓝霏琳高耸的肚子的时候,纳兰菲儿的心里越加的不平衡了。她出嫁的时候就要带着失去,可是眼前这个人,作为一国的皇后,却享受这样无上的*爱,即使现在怀孕了,皇上也并没有纳妃。凭什么?眼前这个人可以高高在上的决定一切,她却脸一个妃子之位都求不得。

想到这里,纳兰菲儿的眼底闪过一丝怨怼的光芒,她的手也悄悄的伸到了手腕处。而她的手腕处,是一串圆润有光泽的珍珠手链。她使用巧劲,轻轻一扯,珍珠手链顿时就散落满地了。

蓝霏琳正在往外走,可是突然听到清脆的声音,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突然觉得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一样,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

“皇后娘娘!”看到这样惊心动魄的一幕,丁叮马上上前想要扶住蓝霏琳,可是之前为了方便谈话,蓝霏琳把他们全都使唤到了外面,现在即使她快步上前,可是却依旧来不及了。

蓝霏琳努力的想要抓住什么维持平衡,可是却都抓不住。很快,她就摔倒在地了。要是平常的时候,这样摔一跤,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可是现在她怀着八个月的身孕,这样一摔,她顿时感到肚子一片疼痛。

蓝霏琳捂住自己的肚子,此时的她以后痛得说不出任何话来了。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丁叮等人很快就为了上来。

丁叮马上给蓝霏琳把脉,一把脉,大惊,“来人,马上把皇后娘娘送回寝殿,然后把产婆和太医全部都请过来,皇后娘娘早产了。”

一听到皇后早产,所有的人顿时都大吃一惊,不过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宫人,所以还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马上就有人抬来了担架,把蓝霏琳给送了回去。

丁叮再次转过身,看向一旁的香菱和落月,开口道,“香菱,你现在马上去御书房通知皇上。落月,你现在就去传信到定远侯府。”

香菱和落月也马上就离开各自做自己的事情了。

接着,丁叮继续吩咐道,“来人,把菲公主抓起来,听从皇上发落。”

听到了丁叮的吩咐,那些侍卫马上上前,就把纳兰菲儿给团团围住了了。

“什么?”纳兰菲儿眼底的兴奋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就听到了丁叮的话,她慌乱的开口道,“本宫看你们谁敢?本宫是东陵送来的和亲公主,你们要是谁敢对本宫不敬,本宫就要了你们的脑袋。”

可是那些侍卫就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直接就把她给抓住了。

丁叮冷冷的看了一眼地上那些散落的珍珠以后,开口道,“菲公主,你也不必再这里显示你公主的身份了,这里是冷月,不是东陵。还有,你谋害皇后娘娘,现在罪证确凿,你觉得你还逃得了吗?现在是我们需要向东陵要一个交代才对。”

“你在说什么?本宫一句也听不懂。”纳兰菲儿壮着胆子开口道,“本宫做什么了?这不过就是一个意外而已,皇后娘娘摔倒,本宫也很担心。”

其实看到蓝霏琳摔跤的那一刻,她就后悔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冲动,不过,她心里也已经想好了对策了,这次的事情,就是一个意外。珍珠手链突然断裂,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公主也不必再多说什么了。”丁叮冷声开口道,“一切但凭皇上做主。只是暂时委屈公主了。”

很快,那些侍卫就把纳兰菲儿给押下去了。丁叮冷着一张脸,就往盘龙宫的方向走去。

御书房——

轩辕煜皓正在批阅奏折,他打算等一下就回去陪蓝霏琳用餐。他知道,随着现在月份越来越大了,琳儿的胃口似乎也不大好了,要是他不陪着的话,指不定琳儿吃多少呢!再者,琳儿现在也八个月了。双胞胎随时都有可能早产,他觉得自己这段时间应该多陪在琳儿的身边才对。

“皇上,皇上,出事了!”就在此时,轩辕煜皓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御书房内不得吵闹,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他听到这似乎有点熟悉的上声音的时候,心底却划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很快,一个身影便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而她说出来的话,却让轩辕煜皓顿时脸色大变,“皇上,皇后娘娘摔了一跤,现在早产了。”

香菱还没有说完,就发现一道明黄色的声音已经如风一样消失在自己的眼前了。龙壹和龙贰心中也是大惊,两人对看了一眼以后,也马上就离开了御书房。

待香菱反应过来的时候,御书房里面已经没有人了。她也没有久留,马上起身就向着盘龙宫的方向匆匆走去了。

轩辕煜皓一回到盘龙宫,就直接冲进了寝殿之内,他的眼里就只有那个躺在*上,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的女子了,“琳儿,你怎么了?”

虽然肚子很痛,可是蓝霏琳还是强撑起一抹笑容,安慰道,“我没事。”

看到蓝霏琳虚弱的样子,轩辕煜皓心如刀绞。

“皇上,你还是赶快出去吧!”看着轩辕煜皓直接进入了产房之内,产婆战战兢兢的开口道,“这里是产房,皇上万金之体,实在是不宜久留。”

“你们尽管接生,不用管朕。”轩辕煜皓眼神锐利的看向这些产婆,“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保住皇后娘娘,要是皇后娘娘有点差错的话,那朕也要了你们的命。”

听到了轩辕煜皓的话,那些产婆抖得更厉害了。

“皓,你还是先出去吧!”蓝霏琳开口劝说道,“你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有产婆和丁叮在这里就行了。而且太医也在随时候命,不会有事的。”

“是啊!皇上,娘娘会没事的。”一旁的丁叮开口道,“奴婢刚刚的时候已经为皇后娘娘把过脉了,娘娘虽然受到惊吓,导致早产,可是所幸月份已经到了,而且娘娘摔倒的时候,并没有受伤,只是动了胎气,所以才会早产的。娘娘的力气还是挺足的,不会有危险的。”

听到了丁叮的话,轩辕煜皓并没有放下心来,关系到自己小妻子的事情,他不得不谨慎一下。他直接就拉过了蓝霏琳的手腕,在把脉以后,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最后,轩辕煜皓还是来到了外面等候着。当听到里面传来的阵阵喊疼的声音的时候,他真的很想不顾一切的走进去。

在经历了五个时辰以后,蓝霏琳觉得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了的时候,她感到一阵剧痛,借着似乎有一个滑溜溜的东西从她的体内滑出,而在经过大约两三分钟以后,她再次感到一阵剧痛,然后似乎又有一个东西滑出。

“恭喜娘娘,贺喜娘娘,娘娘生了一对龙凤胎,小皇子和小公主都很健康!”那些产婆连忙道喜。

在听到了孩子平安无事以后,蓝霏琳也累得直接陷入了昏睡之中。

在听到了先后两声婴儿的哭声以后,轩辕煜皓就想要冲进去了的时候,门就开了,丁叮满脸喜气的走了出来,“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后娘娘生了一对龙凤胎!小皇子和小公主都很健康。”

“那皇后呢?”轩辕煜皓关切的开口询问道。

“皇后娘娘没事,只是体力消耗过大,所以现在已经睡着了。”

还没等丁叮说完,轩辕煜皓就已经冲了进去,一进入寝殿,他的眼里就只有躺在*上昏睡的小人儿了。

看着蓝霏琳熟睡的面容,轩辕煜皓的脸色变得温柔,他忍不住伸出手,在蓝霏琳的脸上轻轻地抚摸着。在确认了蓝霏琳无恙以后,他才转过身,看向睡在一旁的两个婴儿。

和一般刚刚出生的婴儿不一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蓝霏琳在怀孕期间的营养太好了,所以两个孩子并没有像一般的孩子一样皱巴巴的,他们皮肤雪白,看起来就像是两个粉雕玉砌的雪娃娃一样,此时他们两个正睁着大眼睛,一脸天真无邪的看着这个世界。

看着这两个和自己血脉相连的人儿,轩辕煜皓的心里一阵激动。

不过,他可不会忘记了另外一件事情,琳儿的胎像一向平和,这段时间以来,也没有任何要早产的迹象。还有,琳儿好端端的怎么会摔跤呢!看来还是得好好的查一下才行。

在陪伴了蓝霏琳一段时间以后,轩辕煜皓唤来人照顾蓝霏琳以后,便离开了房间。

房间内——

轩辕煜皓正坐着,而丁叮则是站在一旁,把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全部都说了出来,自然是没有忘记把这次蓝霏琳早产的罪魁祸首说出来了。

“纳兰菲儿!”听完了丁叮的叙述以后,轩辕煜皓的眼底满是寒霜,“不过就是一个和亲公主而已,居然也敢这样大言不惭。他们东陵的胆子也真的是够大的,居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看来是太不把朕放在眼里了。”

一旁的丁叮早就已经被轩辕煜皓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气给震慑住了,她的头低垂着,恭敬的站在那里,等待着轩辕煜皓的吩咐。

沉思片刻以后,轩辕煜皓嘴角勾起一抹残酷的笑容,“这个纳兰菲儿不是自恃清高吗?认为自己是一国的公主,就只有胆大妄为,那朕就要让她知道,在朕的眼里,她什么都不是。”

说着,轩辕煜皓开口吩咐道,“龙壹,把纳兰菲儿送到边关去。”

听到了轩辕煜皓的吩咐以后,龙壹的眼角抽搐了一下,把纳兰菲儿送到边关去?边关那里向来是不可能出现女子的,要是有女子的话,那也只能是随军的军妓。把纳兰菲儿送到边关,这不就是明摆着要让纳兰菲儿成为军妓吗?

堂堂东陵的公主,却要成为比*还要低贱的军妓。毕竟*都还有选择恩客的权利,可是军妓却完全没有。还有,边关那里鲜有女子,一般的军妓很难应付那些精力充沛的士兵,所以一般的*都不愿意成为军妓的。

“怎么?你对朕的决定有异议吗?”看到龙壹没有动静,轩辕煜皓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属下马上去办!”龙壹连忙走了出去。

“皇上,这纳兰菲儿始终是东陵的公主,这样做,是不是——”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龙贰突然开口了。

“哼,朕还没有把东陵放在眼里。”轩辕煜皓眼底闪过一丝冷光,“朕可没有忘记之前的那一场战争。那一次,朕已经放过东陵了,没想到这次他们派来的和亲公主却做出会这样的事情。朕倒真的是想要问一下,东陵那边究竟是什么样的居心。”

龙贰不再说话了。

第二天早朝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纳兰菲儿谋害皇后,谋害皇嗣的事情了。众人对于东陵都是义愤填膺的,都纷纷说要东陵给一个交代。

纳兰奕很快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可是他却完全没有为纳兰菲儿求情。没错,菲儿的确是他的妹妹,可是他想到的却是东陵的利益,说白了,其实他的心里是有点怨纳兰菲儿这个妹妹的。现在好不容易,冷月和东陵交好,菲儿却做出这样的事情,这根本就是想要让两国交恶嘛!

所以,他当即就表态了,绝对不会纳兰菲儿求情的,而且还说了,纳兰菲儿的所作所为和东陵一点关系都没有。东陵已经完全放弃这个公主了。

很快,东陵那边再次送来了一个和亲公主,而这个和亲公主也很识时务,任由冷月的皇帝为她赐婚,并没有任何的不满。不过,虽然是这样,可是东陵在这次的和亲中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盘龙宫——

一下早朝,轩辕煜皓便急急忙忙的回到了寝殿之中,他一进入房间,就看到蓝霏琳正在逗弄着两个小包子。看到这样温馨的情形,他脸上的表情也不禁放柔了。

“你回来了!”蓝霏琳抬起头,看向轩辕煜皓,嫣然一笑。

“今天感觉怎么样?”轩辕煜皓来到蓝霏琳的身边,关切的开口询问道,“还有没有不舒服?”

“我早就已经没事了。”蓝霏琳笑着摇了摇头,“你也是知道的,我这一次虽然早产,可是并没有受到太大的折腾,所以早就已经恢复了。对了,两个孩子你取名了吗?”

“已经取好了。”轩辕煜皓笑着点了点头,“轩辕承和轩辕娇。”

“轩辕承,轩辕娇?”

“没错。”轩辕煜皓点了点头,“承是传承的承,承儿以后会继承冷月的皇位,我希望他可以好好的传承下去。至于娇儿,女儿娇养,我一定会让她高高兴兴的长大的。”

听到了轩辕煜皓的解释,蓝霏琳忍不住笑了,“你呀!光听名字,就知道你偏心了。”

轩辕煜皓轻轻地吧蓝霏琳搂紧怀里,笑着开口道,“琳儿,你现在幸福吗?”

“幸福啊!”蓝霏琳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只要有你和两个孩子在身边,我就会很幸福。”

“琳儿,我不会忘记曾经答应过你的事情的。”轩辕煜皓开口道,“等到承儿长大以后,我会把皇位交给他,然后带着你游历大江南北。”

“好。”

两人静静的依偎着,气氛显得温馨宁静。

或许,这就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吧!

——完——

作者小语:《尊贵庶女》这部小说,现在已经全部完结了,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粉末最近已经在筹备新文了,大概会在五一的时候开新文,到时候大家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看一下。请继续支持粉末哦!o(n_n)o哈哈~--8213+573418-->

...

...

...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